特斯拉S型电动车安全性:挥之即来,呼之即去

如果说’黑客入侵’已成为一种时尚潮流的话,那本季的最热流行非’黑客入侵汽车’莫属。在两名研究专家Charlie Miller和Chris Valasek详细揭露如何黑客入侵Jeep大切吉诺不久后,另一个安全专家小组也成功控制了特斯拉S型电动车。 移动安全公司Lookou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Kevin Mahaffey及其合作伙伴Marc Rogers(CloudFlare首席安全研究专家)在特斯拉S型系统中发现了6个漏洞后,已与特斯拉公司开展了数周之久的合作,以共同编写修复补丁。 尽管已放出了相关补丁,但这一事件已让人们对特斯拉S型电动车的安全性产生了极大怀疑。犯罪分子可将PC电脑与车载以太网进行物理连接来利用这些安全漏洞,只需使用软件命令就能将你价值10万美元的’豪车’直接开走。另外,犯罪分子还能让系统感染木马病毒,从而远程关闭正在行驶中的电动车的发动机。 在测试潜在网络威胁时,研究人员竟然完全掌控了车载娱乐系统。他们可以随意打开和关闭车窗、锁车门或开门锁、升/降悬吊系统以及切断汽车电源。 但特斯拉并没有犯和克莱斯勒相同的错误。一旦正在行驶中的S型电动车电源被切断,其车内系统可立即激活手刹。 当车速慢于8公里/小时,车辆会自动倾斜直至停下来为止;而当车速快于8公里/小时,特斯拉则采取特殊安全预防措施。在对高速行驶的车辆进行测试时,当司机保留对转向和制动的控制时,汽车档位会自动转到空挡并自动停下来。此外,安全气囊也能完全起到其应有的作用。 在相同的处境下,克莱斯勒不得不通过召回140万辆问题车打上紧急安全补丁,而特斯拉汽车只需通过无线通信即可打上安全补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汽车生产公司提供安全补丁的速度竟然比许多智能手机生产商还要快许多。 “如果每次下载和安装补丁的过程都能顺畅进行的话,这可以解决许多的问题。你可以看到,在现在的汽车系统内运行着大量的软件,因此需要频繁地安装补丁,其安装频率有时甚至超过了PC电脑,但如果要求车主每周或每个月前往经销商处安装各种补丁的话,那绝对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我的观点是世界上的每一辆车如果能连接互联网的话,都应该采用OTA(无线通信)方式下载并安装补丁。” —Mahaffey在《Wired》杂志上评论道。 Mahaffey和Rogers将就如何提高特斯拉汽车安全性方面继续展开合作。此外据报道,特斯拉公司还从Google新挖来了一名在业内享有声望的工程师:Chris Evans将担任特斯拉汽车安全团队的负责人。

如果说’黑客入侵’已成为一种时尚潮流的话,那本季的最热流行非’黑客入侵汽车’莫属。在两名研究专家Charlie MillerChris Valasek详细揭露如何黑客入侵Jeep大切吉诺不久后,另一个安全专家小组也成功控制了特斯拉S型电动车。

移动安全公司Lookou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Kevin Mahaffey及其合作伙伴Marc Rogers(CloudFlare首席安全研究专家)在特斯拉S型系统中发现了6个漏洞后,已与特斯拉公司开展了数周之久的合作,以共同编写修复补丁。

尽管已放出了相关补丁,但这一事件已让人们对特斯拉S型电动车的安全性产生了极大怀疑。犯罪分子可将PC电脑与车载以太网进行物理连接来利用这些安全漏洞,只需使用软件命令就能将你价值10万美元的’豪车’直接开走。另外,犯罪分子还能让系统感染木马病毒,从而远程关闭正在行驶中的电动车的发动机。

在测试潜在网络威胁时,研究人员竟然完全掌控了车载娱乐系统。他们可以随意打开和关闭车窗、锁车门或开门锁、升/降悬吊系统以及切断汽车电源。

但特斯拉并没有犯和克莱斯勒相同的错误。一旦正在行驶中的S型电动车电源被切断,其车内系统可立即激活手刹。

当车速慢于8公里/小时,车辆会自动倾斜直至停下来为止;而当车速快于8公里/小时,特斯拉则采取特殊安全预防措施。在对高速行驶的车辆进行测试时,当司机保留对转向和制动的控制时,汽车档位会自动转到空挡并自动停下来。此外,安全气囊也能完全起到其应有的作用。

在相同的处境下,克莱斯勒不得不通过召回140万辆问题车打上紧急安全补丁,而特斯拉汽车只需通过无线通信即可打上安全补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汽车生产公司提供安全补丁的速度竟然比许多智能手机生产商还要快许多。

“如果每次下载和安装补丁的过程都能顺畅进行的话,这可以解决许多的问题。你可以看到,在现在的汽车系统内运行着大量的软件,因此需要频繁地安装补丁,其安装频率有时甚至超过了PC电脑,但如果要求车主每周或每个月前往经销商处安装各种补丁的话,那绝对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我的观点是世界上的每一辆车如果能连接互联网的话,都应该采用OTA(无线通信)方式下载并安装补丁。”Mahaffey在《Wired》杂志上评论道

Mahaffey和Rogers将就如何提高特斯拉汽车安全性方面继续展开合作。此外据报道,特斯拉公司还从Google新挖来了一名在业内享有声望的工程师:Chris Evans将担任特斯拉汽车安全团队的负责人。

如何’一键杀人’

安全研究专家Chris Rock最近发现,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杀死一个人”。需要声明的是,我们讨论的内容完全属于法律意义上的范畴,并不会引起道德和法律上的后果。只需要一台能上网的电脑、些许相关知识和基本的网络常识,每个人都能做到。你甚至无需黑客入侵任何网站;你所需的所有服务都是现成的,而且是100%合法。 因为一场意外-澳大利亚的一家医院错发200张死亡通知书,Chris Rock开始着手研究其中的漏洞。他的想法是,既然因为医院的失误操作能造成电子系统出错,那个人也同样可以人为制造”错误”。 人死亡的官方证明被称为’死亡通知书’。而在许多国家,这一证明还可以在线申请。例如,在美国,医院可以使用一项称为’电子死亡登记系统’(EDRS)的网络服务。要想成功申请死亡证明,你只需以医生的身份登录EDRS。 要想注册这项服务,你需要输入能证明你医生身份的几项信息,包括:姓名、执业证书编号以及你医生执照上的地址。即便你不是医生,还可以通过在线服务(至少在加州是如此)找到所有你想要的医生信息。简而言之,你可以随时以加州一名职业医生的身份登录ESDR,且不会产生任何问题。 此外,另一种人同样也能开立死亡证明,那就是丧葬承办人。有趣的是,在某些美国州(和像英国或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无需任何特殊培训或资质证书就能成为一名丧葬承办人。提交申请后只需等待有关部门确认—很快,你就能正式成为一名丧葬承办人。 当然,你需要知道如何正确填写死亡证明。但此类系统通常都为医生和丧葬承办人在线准备了相关的填写指南。当然,你也可以通过Google搜索,各种你想要的信息都一目了然。死亡证明申请的基本方法就是这样,可能你还需要做一些遗嘱认证方面的工作。但这同样相当简单。 在这些’死亡服务’网站中,最有意思的是竟然还有一个特殊按钮,用来进行批量死亡登记。这一功能最初设计是用来登记类似于灾难中的死亡人口,但任何人想扮演Bender Rodriguez的角色,都可以用这个特殊按钮来一场虚拟的’集体屠杀’。 当然你也可以反过来做—创造一个虚拟的人—方法也大同小异,但你却无需忍受’怀胎九月的煎熬’。事实上,创造虚拟的人要比让真实的人虚拟死亡来得更容易些。首先,你无需注册为一名丧葬承办人。其次,你可以一名助产护士的身份注册,而无需是医生。而且,有关助产护士的所有必要信息都可以从上述提到的加州网站和其他国家类似的服务项目中找到。 人们’虚拟杀人’或’创造虚拟人’的理由有很多。可能为了欺诈、报复或是故意妨碍他人,各种原因不胜枚举。可能还有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但却很难让人察觉到:在创造虚拟的人同时,你所创造的那个他/她也立即成为了完全合法的人,你可以在日后随时用这一身份做任何事情。这就好比将你在社交网站上所展现出的完美的你移植到了现实生活中! 官方对于死亡的认定也十分有趣:要想恢复自己的’法律地位’可谓相当复杂。过去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案件:有一个人因为失踪多年而被错误地宣布已死亡。他想要恢复自己的’合法地位’,但法官却说现在已经晚了—因为俄亥俄州法律规定必须在宣告死亡后的三年内提出异议。一旦三年期限过后,就无法再进行更改。抱歉,伙计,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