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帽大会

10 文章

劫持工业机器人

在显示器上弹出勒索软件消息确实让人愉快不起来,但WannaCry或ExPetr/NotPetya并不是最糟糕的情况。研究人员在在黑帽黑客大会上展示了的物理网络攻击远远不止于此。

入侵洗车场?

研究人员Billy Rios和Jonathan Butts发现,洗车场可能被黑客入侵。研究人员还指出,他们可能发现了第一个会对人造成身体伤害的漏洞。

芯片银行卡仍存在漏洞

近几年,全球银行业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金来保护银行卡的安全。过去往往采取卡片凸起数字和签名栏的安全保护手段,而如今智能芯片和一次性密码则成为了保护账户免遭犯罪分子攻击的最新方法。

《安全周报》33期:无锁的门、存在漏洞的微软以及反汇编带来的烦恼

欢迎来到本期的《安全周报》。在首期《安全周报》中,我们介绍了有关自动开锁汽车、安卓长期存在的Stage Fright漏洞攻击以及我们将不再受到网络监视(事实上情况依然存在)的新闻故事。 在本篇博文中,两条看上去毫不相关的新闻却有着一个共同点:时而由磁阻引起的漏洞可以采取现有安全措施予以解决。第三个新闻故事并不完全与网络安全有关,而是更多关注业内各方关系的特殊案例。这三个新闻故事可以说是趣味横生、各有特色。 我想再提一下我们《安全周报》的编辑原则:Threatpost编者每周会精选三个在当周最吸引眼球的新闻故事,而我则会加上自己的辛辣点评。你可以在这里找到这些系列的所有事件背景。 黑客入侵酒店房门 Threatpost新闻故事。 人们总是说科学与艺术之间有着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同时这两个领域的专家们也难以相互理解。还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说法是人文主义知识分子无法变成一名科学家或工程师。 但这一传统观念却被一名受过正规音乐训练的音乐家John Wiegand打破。在上世纪30年代,他既是一名钢琴演奏家同时也是儿童合唱团的指挥,直到他对设计音频放大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到了上世纪40年代,他专心致力于那个时代的新奇事物–磁带录音的研究。而到了1974年(当时已62岁),他终于有了重大发现。 这项发明被称为”韦根传感器”,磁钴铁和钒合金丝在经过适当处理后会发生变化,从而在软内芯周围形成硬外壳。外磁场可轻易磁化外壳并抵抗退磁,即使外磁场退回到零时也同样如此—这一特性被称为”更大的矫顽力”。软丝填充的行为则完全不同:直到外壳完全填充磁化后,软丝才会填充磁化。 一旦合金丝完全磁化,内芯则最终能够收集它自己一部分的磁化,同时内芯和外壳进行磁极转换。这一转换会产生巨大电压,可用于各种传感和监视应用,在现实生活中完全可以有效利用这一效应,比如:酒店房卡。 与现代感应卡不同的是,”1″和”0″的数字并非记录在芯片内,而是在特别布线的直接序列内。这样的密钥既无法重编程序,其基本设计方案也与现代感应交通卡或银行支付卡大相径庭,但与磁条卡却十分相似–只是后者更加安全可靠一些。 那我们是否就能淘汰感应卡呢?目前还为时尚早。韦根不仅将他发现的效应命名为”韦根效应”,同时也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种目前来看早已过时的数据交换协议。这一通讯协议的各个方面都做得相当糟糕。首先,该通讯协议从未制定过任何适当的标准,而且有许多不同的格式。 其次,原卡的ID只有16位,因此可设置的卡号组合有限。第三,这些感应卡采用了电丝设计,且发明时间早于我们学会如何将”微型计算机”植入信用卡内的时间,因而限制了密钥长度(仅37位),但读卡时的安全可靠性却远远高于后来拥有更长密钥的感应卡。 就在刚刚落幕的黑帽大会上,研究专家Eric Evenchick和Mark Baseggio展示了他们用来拦截授权过程中(未加密)密钥序列的黑客装置。最有趣的细节是:由于信息是在数据从读卡器传输到门禁控制系统过程中遭窃取(也就是历史上韦根协议使用的环境),因而与卡本身毫无关系。 这个微型装置被称为BLEkey –其外形极小,需要嵌入读卡器内(比如:酒店客房门)才能起作用。研究专家们展示了整个过程只需几秒钟时间即可完成。之后一切就变得很简单。我们只需读取密钥,然后等房客离开后打开房门。或者我们根本不用等。或者我们根本就不用开门。如果将这一技术细节形象地描绘成”房门和读卡器/无线通讯之间对话”的话,可能就像这样: “谁在那儿?” “是我。” “请进吧!” 整个过程的确就是如此,只是当中有些细微差别。好吧,通常来说,并非所有的门禁系统都容易受到这样的攻击。即使是那些在这方面存漏洞的门禁系统,也可以受到安全保护而无需彻底更换。根据研究专家的说法,读卡器原本就内置有防范此类黑客入侵的安全保护措施,只是这些安全功能通常禁用。 有些甚至能支持公开监控设备协议,允许你对传输的密钥序列进行加密。这些”功能”并未被使用–我将不断反复强调的是– 制造商之所以忽视安全措施完全是为了降低成本和方便生产。 这里有一个2009年有关这一问题的研究,并附有技术细节。显然门卡(非读卡器)内的漏洞早在1992年就已发现,之后相关专家建议门卡应进行反汇编或使用X光检查。出于这一目的,比如必须将门卡从持卡人处取走。目前的解决方案则是硬币大小的微型装置。这正是我所称之为的科技进步! 微软与Immunity公司。微软公司与Windows Server Update Services之间纷繁复杂的故事。

2015美国黑帽大会:关于黑客入侵Jeep车的详细介绍

近期,我们就时下热门的”黑客入侵Jeep大切吉诺“主题,写不少与此有关的讨论文章。在今年的网络安全盛会-2015美国黑帽大会上,安全研究专家Charlie Miller和Chris Valasek同样就他们是如何黑客入侵Jeep大切吉诺的整个过程进行了详细阐述。 在他们的研究之初,Miller和Valasek试图通过Wi-Fi连接黑客入侵Jeep车的多媒体系统—Jeep的制造商克莱斯勒根据车主意愿选择是否开通这一收费功能。事实证明,黑客入侵这一车载Wi-Fi并非难事,原因在于Wi-Fi密码是基于汽车本身及其多媒体系统(主机)在首次启动时自动生成的。 从理论上讲,考虑到日期/时间的极高精确度,这是一种相当安全的加密方法,因为你可以得出成千上万种可能的组合。但如果你能成功猜到要在Jeep车开动后的一小时内时刻与车载Wi-Fi保持连接。因此,这两名研究专家决定另寻他路。令人吃惊的是,他们竟然真的又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结果证明,克莱斯勒车载Wi-Fi密码是在车上设置实际时间和日期之前就已经生成,即在主机启动时在默认系统起始时间基础上再加上几秒而自动生成。 那辆大切吉诺的默认系统起始时间是2013年1月1日00:00(格林威治标准时间),或更精确地说,是00:00:32(格林威治标准时间)。这样可能的组合范围就相当小了,即使是业余黑客,猜出正确的Wi-Fi密码也完全是小菜一碟。 在成功连上Jeep车的主机后,Miller和Valasek得以找到一种可能的方法来黑客入侵使用Linux操作系统的多媒体计算机。由于软件内的几个问题完全能猜到,因此他们通过利用软件内的漏洞后最终完全掌控了主机系统。 尽管攻击范围有限,但却足以惊世骇人:研究专家们不仅能完全控制音乐播放器,还能将收音机调到任何他们想听的频率并能随意调节音量。完全可以想象,当你以70英里/小时(相当于112公里/小时)在高速公路上急速行驶时,收音机突然自动提高了音量,任何人碰到都会悚然一惊,进而可能引发交通事故。 研究专家们还发现了另一种可能,即通过车载GPS导航系统追踪目标车辆。你甚至无需更改主机软件就能利用这一漏洞,因为该系统在汽车出厂前就已内置。 以上就是如何成功黑客入侵克莱斯勒汽车车载Wi-Fi连接的方法,但前提条件是车主购买了此项功能服务。但就目前而言,许多车主并未购买。而另一方面,克莱斯勒汽车的所有主机均能与Sprint蜂窝网络相连接,就算其车主并未购买任何无线网络服务也同样能成功连接。而这只是针对车载主机类型的一个标准而已。 Miller和Valasek也试图通过这一方法利用漏洞—虽然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他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借助在eBay上购买的’femtocell’(毫微微蜂窝式基站),他们得以进入到Sprint内网,并通过监听某几个电话(他们通过黑客入侵Wi-Fi获得)扫描大量IP地址。 利用这一黑客技巧,你可以找到几乎所有配备有此类主机的克莱斯勒汽车。事实上菲亚特克莱斯勒已召回了100多万辆车存在类安全漏洞的汽车。可能你会觉得菲亚特克莱斯勒已将所有问题车辆都召回了,因此完全可以放心选购一辆安全的Jeep车。但事实上这并非易事,正如研究专家所言,”相比其他品牌汽车而言,所有Jeep品牌的汽车几乎都存在这方面的安全问题。” 黑客完全可以借助GPS追踪器,对任何想要黑客入侵的Jeep车下手。在成功入侵后,黑客可以利用车载多媒体系统为所欲为。但我们的故事还远未结束。 下一步还需要找到接入CAN总线的途径。CAN总线作为汽车的内网能与车上所有最重要的部件—发动机、传动装置和传感器等(几乎囊括了所有车载部件)互联,原因在于目前Jeep品牌车上的每一个部分均采用电子控制方式。 但多媒体系统却并未与CAN总线直接相连。而这正是每当提及网络-物理系统的IT安全时,所有汽车制造商都反复强调的:多媒体系统完全独立于这些系统的联网和物理部分以外。 但事实证明,其安全性也并非万无一失,至少对于克莱斯勒汽车而言确实如此。尽管多媒体系统控制器本身无法与CAN总线直接通讯,但却能和与CAN总线互联的另一个部件-V850控制器通讯。简单地打个比喻,他认识个家伙,那个家伙又了解另一个家伙的状况。 V850控制器的软件采用了相对谨慎的设计方式,因此尽管有可能’听从于’CAN总线,但却无法通过它发送命令。但你也知道,这毕竟是一台计算机。你根本无需拆箱操作,只需简单地对计算机重新编程即可将其添加入内。 通过与多媒体系统的控制器连接,研究专家们发现了可针对其恶意编写版本更改V850控制器固件的漏洞。在无需检查或授权的情况下,固件即可完成’升级’。尽管存在权限问题,但研究专家们在其中发现了数个漏洞,从而实现了对V850控制器的完全掌控。 实际上就是如此简单:在这一步操作完成后,Miller和Valasek即能通过CAN总线成功发送命令,并且对所有汽车部件(千真万确)进行操控。他们能成功操控方向盘、发动机、传动装置和制动系统,更不用提像雨刷、空调和门锁这样更容易控制的汽车部件。而且,他们完全是通过Sprint蜂窝网络远程控制这些汽车部件的。 好消息是:Miller和Valasek花费了数年时间才得出了他们的研究成果。而主要的黑客技巧—具体如何掌控与汽车部件连接的CAN总线—在他们的介绍中依然未解释清楚。此外,也并非每一名黑客都能达到上述两名研究专家的技术水平。坏消息是:此类黑客入侵成功的可能性相当高,且产生的破坏性将难以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