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18 文章

汽车再遭黑客入侵

就在去年,Charlie Miller和Chris Valasek因成功远程劫持一辆正在行驶中的Jeep Cherokee车而一举成名,并赢得了”Jeep黑客”的绰号。一年过去了,这两人又发现了更加危险的漏洞。Miller和Valasek在2016年美国黑帽大会上分享了他们的研究成果,而今天我们也将他们的成果分享给读者们。

夏天:对游客”下手”的好时机?

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家里—又或是在度假时—我们始终处都在危险之中。因此不管我们身在何处,网络犯罪分子总有办法找到我们。比如,他们可以使用公共Wi-Fi窃取用户的银行资料。由于许多时候,公共Wi-Fi是唯一的联网方式,因此游客往往会轻易上钩。

OKCupid网站注册用户?赶快更改密码

根据丹麦研究专家的说法,个人数据是任何人都能挖掘的宝藏。OKCupid”获取”了2014年11月到2015年3月这段时间的网站数据,并随后发表了相关的研究报告。他们甚至还将7万名用户的真实个人数据免费分享到了开放科学工具箱。虽然并未透露真实姓名,但却分享了用户名、所在位置以及性习惯、政治派别和性取向等真实用户信息。

互联网时代《育儿经》

最近,我们开展了一次名为”在线成长”的研究调查活动。在第一阶段研究中,我们主要了解了’孩子向父母隐藏了哪些秘密’。而今天,我们将进一步探究”我们的孩子是如何使用互联网的”。当我最初拿到这一数据时,连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然后开始认真审视自己看待孩子的方式,以及他们前所未有的互联方式。

《生活黑客》:密码如内衣,也需勤更换

对于密码目前还没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在保护电邮、个人资金以及存储个人数据的设备安全方面的作用更是无可替代。这也是为什么使用唯一可靠密码组合如此重要的原因—至少需在自己最重要的网站和服务中使用。

俄罗斯网络间谍对卫星实施漏洞利用

Turla APT黑客小组(又称”Snake”和”Uroboros”)被誉为全球最高级的网络威胁者。在8年多的时间里,这一网络间谍小组在互联网上兴风作浪、为所欲为,但直到我们去年出版《Epic Turla research》之后,其黑客活动才为普通大众所知晓。 我们在研究中尤其发现了一些语言痕迹的案例,表明Turla小组的一部分成员来自俄罗斯。这些人采用常用于补充斯拉夫字符的1251代码页,里面像’Zagruzchik’这个词在俄语中表示”引导装在程序”的意思。 Turla黑客小组之所以特别危险且难以抓到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使用了复杂的黑客工具,而是在最后攻击阶段实施了精密的基于卫星的命令与控制(C&C)机制。 命令与控制服务器是高级网络攻击的基础。同时,这也是恶意基础设施中最薄弱的一环,因此往往会成为数字调查者和执法机构的首要打击目标。 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这些服务器被用来控制所有的操作。一旦成功将其关闭,就能扰乱甚至完全破坏网络间谍活动。其次,C&C服务器可以用来追踪网络攻击者的实际所在位置。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网络威胁者总是不遗余力将自己C&C服务器隐藏得尽可能深。Turla黑客小组也找到了颇为有效的隐藏方法:在空中取消服务器IP。 使用最广泛且最廉价的基于卫星的网络连接类型之一就是只使用下行连接。在这里,来自用户电脑的数据通过常规线路—宽带线或蜂窝网络传送—而所有输入流量则来自卫星。 然而,这一技术也有缺陷性:所有从卫星发送到电脑的下行流量均未加密。简而言之,任何人都可以拦截这些流量。Turla小组利用这一漏洞想出了一个有趣方法:隐藏他们自己的C&C流量。 具体操作步骤如下: 他们监听来自卫星的下行流量以发现活跃的IP地址,而这些地址必须属于此刻在线的基于卫星的网络用户。 随后他们选择一定数量当前活跃的IP地址,在合法用户不知道的情况下隐藏C&C服务器。 被Turla用病毒感染的机器将会按照指令向被挑选的IP地址发送所有数据。数据通过常规线路发送至卫星,并最终从卫星传送到IP被挑选到的用户。 这些数据会被合法用户的电脑当做垃圾清除,而这些网络威胁者则从下行卫星连接获取这些数据。 由于卫星下行覆盖区域极大,因此根本无法准确追踪到这些网络威胁者接收器的实际位置。此外,Turla黑客小组还倾向于对位于中东和非洲国家(例如:刚果、黎巴嫩、利比亚、尼日尔、尼日利亚、索马里或阿联酋)的卫星网络提供商实施漏洞利用,因此要想抓到他们更是难上加难。 由于这些国家运营商所用的卫星通讯信号束无法覆盖欧洲和北美地区,这对大多数安全研究专家研究此类攻击造成极大的困难。 Turla黑客小组实施的一系列网络攻击至今已感染了超过45个国家(包括: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中国、越南和美国)的数百台计算机。Turla黑客小组无论是对政府机构和大使馆还是军事、教育和研究机构以及制药公司均十分感兴趣。 坏消息就说到这里。对我们用户而言,好消息是卡巴斯基实验室产品成功检测并阻止了Turla网络威胁者所使用的恶意软件。  

手机锁屏图案的设置奥秘

人类的行为通常都有规律可循,因此完全可以预测。尤其当不法分子在破解密码、密文和PIN码时,人类行为的可预测性可轻易被利用。我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将名字、出生日期和其它容易猜到的个人信息设为密码,更不用提’12345’这样的极简易数字密码仍被广泛使用。那我们每个人在设置自己的锁屏图案时,是否也有据可循且容易预测呢?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来自一家挪威公司- Itera Consulting的研究专家Marte Løge对此做了一项分析,主要是分析人们分别为购物应用、智能手机锁屏和网银所设置的图案密码。最终的结果着实令人大吃一惊。 首先,应用的类型与图案密码的设置强度有着密切的关系。相比智能手机锁屏,人们更倾向于对网银甚至购物应用使用强度更高的图案密码。 其次,在Løge调查的数千受访者中,许多人(约占10%)使用的都是字母样式图案,其强度与类似’12345’这样的极简易数字密码一样弱不禁风,几乎起不到任何安全防御作用。 数字样式的图案密码完全弱不经且最容易被猜到 第三,尽管图案密码可以有大约39万种组合,但人类行为的特有规律使得这一数量大幅缩减。上述提到的大多数组合都包含了8个或9个点,但不幸的是,实际中使用这些组合的人少之又少。因此人们使用最多的大约有10万种组合。 尽管10万种组合听上去数量庞大,但事实上其中的3/4包括了8点和9点的组合,而这些组合人们通常很少用到 据调查,图案密码的平均长度大约是5点—但这根本不足以保护智能手机或应用程序的安全。5点的图案密码长度只能有约7000种组合,显然这比简单的4位数字PIN码还要羸弱不堪。而人们最常用的图案长度是4点,这只能有大约1600种组合。 4点图案密码长度使用最为广泛 此外,要想进一步将组合的数量减至更少,你完全可以轻松预测出图案密码的起始点。人们通常倾向于将角落设为起始点,而其中大约一半的图案组合更都是将左下角作为起始点。而多达73%的人在设置图案密码时,都同时使用了左下角和右上角。 有趣的是,这与是右撇子还是左撇子以及是单手(小屏幕)还是双手(大屏幕)用智能手机都无太大关系。它们的各自占比都非常接近。 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女性相比男性更倾向于设置较弱的图案密码。此外,图案密码强度与年龄也有一定关系:年龄越小,越可能使用强度更高的图案密码。因此,知道性别和年龄确实有助于预测使用的图案密码。 我们能从这项研究中学到什么?基本上来说,如果你使用安卓锁屏图案,或为一些敏感应用设置图案密码时,想真正保护自己数据的话, 最好使用与众不同的策略。以下是我们的建议: 千万不要使用人人都能想到的数字样式图案组合。使用这种薄弱图案密码的效果和不使用图案或数字字母密码的效果相差无几。 起始点选择不太常用的位置:最好的选择是右边中间的位置。右下角同样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图案密码的长度最好设为8点或9点:首先组合数量庞大;其次很少有人使用这一长度。 当然,可以考虑将图案密码改为数字字母密码。因为即使是长且可靠的数字字母密码相比高强度图案密码来说,记起来还是要更容易些。

特斯拉S型电动车安全性:挥之即来,呼之即去

如果说’黑客入侵’已成为一种时尚潮流的话,那本季的最热流行非’黑客入侵汽车’莫属。在两名研究专家Charlie Miller和Chris Valasek详细揭露如何黑客入侵Jeep大切吉诺不久后,另一个安全专家小组也成功控制了特斯拉S型电动车。 移动安全公司Lookou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Kevin Mahaffey及其合作伙伴Marc Rogers(CloudFlare首席安全研究专家)在特斯拉S型系统中发现了6个漏洞后,已与特斯拉公司开展了数周之久的合作,以共同编写修复补丁。 尽管已放出了相关补丁,但这一事件已让人们对特斯拉S型电动车的安全性产生了极大怀疑。犯罪分子可将PC电脑与车载以太网进行物理连接来利用这些安全漏洞,只需使用软件命令就能将你价值10万美元的’豪车’直接开走。另外,犯罪分子还能让系统感染木马病毒,从而远程关闭正在行驶中的电动车的发动机。 在测试潜在网络威胁时,研究人员竟然完全掌控了车载娱乐系统。他们可以随意打开和关闭车窗、锁车门或开门锁、升/降悬吊系统以及切断汽车电源。 但特斯拉并没有犯和克莱斯勒相同的错误。一旦正在行驶中的S型电动车电源被切断,其车内系统可立即激活手刹。 当车速慢于8公里/小时,车辆会自动倾斜直至停下来为止;而当车速快于8公里/小时,特斯拉则采取特殊安全预防措施。在对高速行驶的车辆进行测试时,当司机保留对转向和制动的控制时,汽车档位会自动转到空挡并自动停下来。此外,安全气囊也能完全起到其应有的作用。 在相同的处境下,克莱斯勒不得不通过召回140万辆问题车打上紧急安全补丁,而特斯拉汽车只需通过无线通信即可打上安全补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汽车生产公司提供安全补丁的速度竟然比许多智能手机生产商还要快许多。 “如果每次下载和安装补丁的过程都能顺畅进行的话,这可以解决许多的问题。你可以看到,在现在的汽车系统内运行着大量的软件,因此需要频繁地安装补丁,其安装频率有时甚至超过了PC电脑,但如果要求车主每周或每个月前往经销商处安装各种补丁的话,那绝对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我的观点是世界上的每一辆车如果能连接互联网的话,都应该采用OTA(无线通信)方式下载并安装补丁。” —Mahaffey在《Wired》杂志上评论道。 Mahaffey和Rogers将就如何提高特斯拉汽车安全性方面继续展开合作。此外据报道,特斯拉公司还从Google新挖来了一名在业内享有声望的工程师:Chris Evans将担任特斯拉汽车安全团队的负责人。

如何’一键杀人’

安全研究专家Chris Rock最近发现,完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杀死一个人”。需要声明的是,我们讨论的内容完全属于法律意义上的范畴,并不会引起道德和法律上的后果。只需要一台能上网的电脑、些许相关知识和基本的网络常识,每个人都能做到。你甚至无需黑客入侵任何网站;你所需的所有服务都是现成的,而且是100%合法。 因为一场意外-澳大利亚的一家医院错发200张死亡通知书,Chris Rock开始着手研究其中的漏洞。他的想法是,既然因为医院的失误操作能造成电子系统出错,那个人也同样可以人为制造”错误”。 人死亡的官方证明被称为’死亡通知书’。而在许多国家,这一证明还可以在线申请。例如,在美国,医院可以使用一项称为’电子死亡登记系统’(EDRS)的网络服务。要想成功申请死亡证明,你只需以医生的身份登录EDRS。 要想注册这项服务,你需要输入能证明你医生身份的几项信息,包括:姓名、执业证书编号以及你医生执照上的地址。即便你不是医生,还可以通过在线服务(至少在加州是如此)找到所有你想要的医生信息。简而言之,你可以随时以加州一名职业医生的身份登录ESDR,且不会产生任何问题。 此外,另一种人同样也能开立死亡证明,那就是丧葬承办人。有趣的是,在某些美国州(和像英国或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无需任何特殊培训或资质证书就能成为一名丧葬承办人。提交申请后只需等待有关部门确认—很快,你就能正式成为一名丧葬承办人。 当然,你需要知道如何正确填写死亡证明。但此类系统通常都为医生和丧葬承办人在线准备了相关的填写指南。当然,你也可以通过Google搜索,各种你想要的信息都一目了然。死亡证明申请的基本方法就是这样,可能你还需要做一些遗嘱认证方面的工作。但这同样相当简单。 在这些’死亡服务’网站中,最有意思的是竟然还有一个特殊按钮,用来进行批量死亡登记。这一功能最初设计是用来登记类似于灾难中的死亡人口,但任何人想扮演Bender Rodriguez的角色,都可以用这个特殊按钮来一场虚拟的’集体屠杀’。 当然你也可以反过来做—创造一个虚拟的人—方法也大同小异,但你却无需忍受’怀胎九月的煎熬’。事实上,创造虚拟的人要比让真实的人虚拟死亡来得更容易些。首先,你无需注册为一名丧葬承办人。其次,你可以一名助产护士的身份注册,而无需是医生。而且,有关助产护士的所有必要信息都可以从上述提到的加州网站和其他国家类似的服务项目中找到。 人们’虚拟杀人’或’创造虚拟人’的理由有很多。可能为了欺诈、报复或是故意妨碍他人,各种原因不胜枚举。可能还有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但却很难让人察觉到:在创造虚拟的人同时,你所创造的那个他/她也立即成为了完全合法的人,你可以在日后随时用这一身份做任何事情。这就好比将你在社交网站上所展现出的完美的你移植到了现实生活中! 官方对于死亡的认定也十分有趣:要想恢复自己的’法律地位’可谓相当复杂。过去曾发生过这样一个案件:有一个人因为失踪多年而被错误地宣布已死亡。他想要恢复自己的’合法地位’,但法官却说现在已经晚了—因为俄亥俄州法律规定必须在宣告死亡后的三年内提出异议。一旦三年期限过后,就无法再进行更改。抱歉,伙计,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

城市监控摄像头系统普遍存在不安全性

如今,当地政府及执法机构越来越多地依靠联网监控摄像头来监视人口稠米的城市地区。在意料之中的是,这些监控摄像头均采用无线方式连接互联网,这使得执法机构能够进行远程监控。尽管安装这些摄像头的初衷是打击犯罪活动,但网络犯罪分子却不仅能够被动地监视监控摄像头拍摄的画面,还能向摄像头的专用网络植入恶意代码、提供虚假画面等。

阅读可能”有害健康”

你在晚上是否得到了充足的睡眠?平心而论,我自己的睡眠并不太好。只要考虑到我们平时忙乱的生活,没有时间在晚上获得良好的睡眠也不足为奇了。 但如果即便你提早上床也无法得到充足休息的话,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来自德国和美国的研究人员建议在上床前限制使用一切电子设备—例如,不使用平板电脑来阅读—引用自他们近期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一本卓越的科学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报告。 该研究报告完全基于一项试验:十几个年龄在25岁左右的健康志愿者在一家医疗中心呆了两周的时间接受试验。所有志愿者都被要求在光线昏暗的房间进行阅读,每天4小时,10点准时上床。在第一周,一半的人使用苹果iPad阅读,另一半人则阅读纸质书本。第二周,两组人相互调换。 这个试验结果显示出一个十分明显的趋势。平板电脑用户的入睡所需时间比阅读纸质书本的人平均长了10分钟,而在不同步睡眠阶段的时间则少了10%(这是我们做梦时的睡眠阶段)。同样平板电脑用户血液内的褪黑激素水平比纸质书本阅读者低了55%—褪黑激素被认为是’睡眠荷尔蒙’并被用于治疗失眠。 在研究期间,使用iPad阅读的人普遍感到晚上睡意较少,且无法得到充足的睡眠。但他们在早上通常需要更多的时间完全清醒。 这些数字倒是其次。主要的发现是参与试验志愿者的主观认为与他们的真实感觉有所差异。据报告称,使用iPad阅读的人普遍感到晚上睡意较少,且无法得到充足的睡眠。他们通常需要更多的时间在第二天早上完全”清醒”。 事实上,亮度级别和褪黑激素水平之间的关联性(以及所导致的睡眠质量不同)此前早已公开阐述,那还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据研究人员发现,平板电脑显示屏无法发出足够的亮光,因而无法对最终的试验结果产生决定性影响。 报告背后的科学家表示,其实根本与光量无关,但与光的质量有关。iPad所集中发出的光谱短波—对于对光学知识一无所知的阅读者而言,就好比蓝绿色和彩虹蓝之间的差别难以辨别(450 nm波长)。此类亮度与常见环境光线有所不同,出于多方面原因,会对褪黑激素通路产生影响。 一些对此抱怀疑态度的人指出,实验室试验和真实生活肯定有些不同。我不相信所有人都会在每个晚上用iPad阅读4个小时,正好不多不少,然后在精确的固定时间上床睡觉。 你应该清楚的是,无论是iPad、现代电视机、智能手机和PC电脑使用的都是相类似的显示屏。当然对角线尺寸会有所不同,但光谱波长非常相似。所有此类显示屏的波长高峰都在450 nm,包括LCD显示屏和OLED显示器。 如果将一个普通人看电视、用笔记本电脑工作或日常使用移动设备的时间全部相加的话,这一数字可能让人大吃一惊–我们甚至还未将那些沉迷于电脑(电子)游戏的年轻一代加入统计。 没有人会因缺少睡眠而死亡,你说呢?事实上这一观点存在争议:仅在美国,每年就有因司机在驾车时睡觉而导致了25万起交通事故。 你会说,没有人会因为缺少睡眠而死亡,除了实验室小白鼠?但这一观点是存在争议的。 据美国睡眠医学会报告,仅在美国,每年就有因司机在驾车时睡觉而导致了25万起交通事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的一名作者写道,那些经常上夜班的人,由于褪黑激素受到抑制,因此可能会提高患肿瘤的风险。 现在你清楚了这方面的相关数字,那到底如何才能获得更多睡眠呢? 1.现在你清楚了这方面的相关数字,那到底如何才能获得更多睡眠呢? 2.将背光亮度和色温调低(例如:将图片设为’暖色’)。如果对这些参数进行微调的话,可将蓝光强度降低6倍。同样还要确保对对比度也进行了微调以避免眼睛疲劳。 3.对于喜欢阅读电子书的人来说,试着读一些纸质书或采用被动屏幕的电子阅读器,此类电子阅读器通常反射光线而不是发出光线—例如,现在电子墨水阅读器的价格有所下降。 4.想一想自己家中所用的电灯泡。那些发出最自然且统一亮度光谱的灯泡一定是那种老式白炽灯。而节能的荧光灯和冷光LED灯可能发出不同的亮度,包括刺眼的光谱短波部分的高峰亮度。你可能会考虑使用LED背光红灯,里面不存在光谱的蓝光部分。 5.此外还有一种立竿见影的方法可缓解严重的失眠问题,那就是戴上特殊的橙色镜片眼镜,能够将光谱的蓝光部分彻底去掉。这一方法的实效性已得多大量科学研究的临床验证,比如,此类眼镜可以推荐给那些在计算机前熬夜工作的人使用。 如果戴上这样的眼镜让你眉毛上挑的话,只需加个箔盖即可。每次你需要被迫回答一个尴尬的问题时,就戴上它好了。

Regin APT攻击-有史以来技术最为成熟的网络攻击活动

近期,几乎所有从事跟踪高级持续性威胁活动的安全机构都无一例外地在谈论一种全新的高成熟度网络攻击平台-“Regin”(读音:reɪ*ɡən –与美国前总统里根名字的读音相似)。尽管我们无法将矛头直接指向某个特定国家并对次大加指责,但毫无疑问”Regin”被普遍认为是一个拥有雄厚财力的民族国家的”黑客工具”。 就在上周末赛门铁克发布了首个版本的有关该网络攻击活动的研究报告后,其它公司的大量相关报告接踵而来,在最初的研究结果基础上加入了更多的新内容,这似乎表明许多个人和相关机构将开始对”Regin”进行建档研究。不止一家安全公司和一名以上的研究人员–包括卡巴斯基实验室的全球研究和分析团队–将它称为是有史以来技术最为成熟的网络攻击活动。 Highly-complex malware has secretly spied on computers for years, say researchers http://t.co/ip7hkaDBEg pic.twitter.com/TnHhxZS0C4 — The Verge (@verge) November 23, 2014 据卡巴斯基实验室研究报告显示,Regin APT攻击活动将电信运营商、政府机构、多国政治团体、金融研究机构以及从事高级数学和密码破解工作的个人作为其攻击目标。这些网络攻击者似乎对收集情报进而进行其他类型的攻击最为感兴趣。尽管大量所收集的情报包括了对电子邮件和文档的暗中监视,但该网络攻击小组似乎还将目标不断锁定在电信运营商以及GSM(全球移动通信系统)提供商,将前者成为攻击目标并无不寻常之处,但将后者作为攻击目标就有些让人感到奇怪了。 GSM全名为”全球移动通信系统”。是移动手机之间蜂窝通信的标准。如果我告诉你GSM是第二代(2G)移动通信技术(3G和4G网络的前一代产品)的话,你们一定会恍然大悟。然而据报道,GSM是大多数电信运营商所用移动网络的默认标准,供占全球移动通信市场90%份额的219个国家和地区使用。 这些网络攻击者通过访问哪些电话是由哪一部特定手机拨出的信息,从而将这些电话重新传入其它的手机、激活临近手机以及实施其它攻击活动。 “该网络攻击小组具有渗透和监控GSM网络的能力或许是这一系列网络攻击活动中最不寻常和最有趣的部分。”卡巴斯基实验室全球研究和分析团队在昨日所发布的报告中说到。”在当今世界,我们太过依赖于移动手机网络所采用的陈旧通信协议,同时针对终端用户几乎没有任何安全防范措施。尽管所有GSM网络都拥有自己的嵌入机制,允许执法机构追踪犯罪嫌疑人,这也同时也导致这一功能为不法分子获得并滥用于实施针对移动用户的其它类型攻击。” 卡巴斯基实验室表示,这些网络攻击者通过从内部GSM基站控制器窃取属于某一家大型电信运营商的登录凭证,从而能够在该特定网络访问GSM手机。我来自于Threatpost的同事Mike Mimoso注意到当这些网络攻击者沿着移动网络移动、分配资源以及移动数据传输时,就能通过基站控制器对电话进行管理。

如何记住强大且唯一的密码

今年是2014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于近期宣布在开发可提供难以想象的巨量能源的紧凑型核聚变反应堆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并有望取代清洁性差却能轻易开采的燃料能源。尽管科学技术飞速发展,但有一个领域依然停滞不前,那就是我们依然需要努力记住一长串的密码。如果我们在未来技术上仍然还要依靠落后的认证器技术的话,那我们还是需要想出一种可靠的解决方案来记住我们的密码。而这正是我们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朋友们所做的研究内容。 不幸的是,事实证明要记住一长串复杂的密码需要我们做一些人人厌恶的事情:学习研究。据Jeremiah Blocki、Saranga Komanduri、Lorrie Cranor和Anupam Datta所开展的研究表明,有间隔的反复训练搭配助忆术所构成的系统将能有效提升记忆力,让用户能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依然能记住自己的密码。 密码的构成元素让我们想起了以下有关密码强度的XKCD漫画,也就是说,记忆要靠想象一些句子而不是用“脑残体”文字。 卡内基梅隆大学该项研究的参与者被要求从下拉菜单中选择一位人物,随后分配给随机产生的动作和目标。这一方法被称为人-动作-物品(PAO)故事法。因此你可以组成这样一句句子:尤达大师掉下了麦克风。” 在研究过程中所使用的助忆手段是向参与者展示设定好的一幅图片,然后想象图片中所发生的人-动作-目标的故事。比方说与我们故事有关的这幅图片显示的是一座水下实验室。那我们就可以组成这样一句句子:”尤达大师在水下实验室掉下了麦克风”。 现在你已经拥有6个单词,并且使用这6个单词可以组成足够强大的密码—你可以登录我们的安全密码检查网页来验证一下。该助忆技术的关键是你无需记住整句句子。 在本研究中,参与者在过了100多天以后,被要求只凭借一幅场景和人物(尤达大师在水下实验室)按照训练时的套路回忆起故事的动作和物品。不同的联想记忆训练间隔时间和所需记忆密码的不同数量(1个、2个或4个)造成各试验小组的测试结果不尽相同。 训练后12小时进行记忆测试的用户取得了最好的成绩,随后是12×1.5小时,后面以此类推:0.5天、0.5天、1.75天、4.15天、8.15天、14.65天、24.65天、40.65天、64.65天和101.65天。在该试验小组中,77.1%的参与者在过了102天后依然能成功回忆起9次试验中的所有4个故事。 “我猜你可能说我会对试验结果感到些许惊讶。如果在本次研究前你必须让我猜多少时间内可以取得最好的记忆成绩的话,我可能会说是30minX2(1小时),对于这个时间我也并不是那么完全自信。” 我将这一问题抛给了Blocki,想看看他是否会对试验结果感到惊讶。 “我猜你可能说我会对试验结果感到些许惊讶。”他说道。”如果在本次研究前你必须让我猜多少时间内可以取得最好的记忆成绩,我可能会说是30minX2(1小时),对于这个时间我也并不是那么完全自信。的确,12hrX1.5(18小时)这组的训练时间间隔更长。然而,连续联想记忆训练间隔时间并没有像30minX2(1小时)时间下增加的那么快。该试验结果证明了联想记忆训练时间间隔的重要性(不仅仅是联想记忆训练的总次数)。” 顺便提下,在头12个小时内最容易产生遗忘。在前几轮测试中记住故事的参与者中,有94.9%的人在随后几轮测试中也同样记住了这些故事。有些结果并不出乎意料,只需记住1个或2个故事的参与者的记忆成功率远远高于需要记住4个故事的参与者。 记住一长串密码需要我们做一些人人厌恶的事情:学习研究。 关于本次研究的更多内容,请参阅“Spaced Repetition and Mnemonics Enable Recall of Multiple Strong Passwords” [PDF]。你大可进行一番探究,但需要提醒的是,里面有太多内容讲的是极其复杂的数学问题。 今天我们到底学会了什么?首先,我们学会了如何更加容易地记忆位数较多的复杂密码。或许也明白了为什么几乎每个人都喜欢在不同账户使用同一个密码,尽管他们清楚密码会导致安全风险。换句话说,密码仍然不可避免地存在缺陷。 但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好消息—你可以通过使用相对容易的助忆技术增强你的密码强度:

联网汽车―便利但存在漏洞

如果你曾听说过诸如”智能家居”或”物联网”这一类的未来概念,我的话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因为在目前众多的智能环境中,应用最广泛的非现代汽车莫属。 通常一辆车内置几十个计算机,用于控制刹车、轮胎、车灯、空调及其他部件。当然,汽车厂商也顺应了时代潮流,在新车中加入了各种在线服务功能,从而实现”联网”。因此,你可以通过使用智能手机来远程调节车内空调;在汽车的仪表盘上查看Yelp网站或Google地图;又或者开启自动应急系统,在发生事故时自动呼叫求助并向EMS提供事故GPS坐标。 美国互动广告局(IAB)位于西班牙的一家分支机构在最近的一次调查中发现,此类服务普及度相当高。通过对15家领先汽车品牌(包括:奥迪、宝马、福特、雷克萨斯、欧宝、雷诺和沃尔沃等)新车内”联网”功能的分析,我们发现每一家汽车厂商都或多或少有那么几种联网解决方案。一部分厂商商着重于”车载”解决方案的研发,而另一部分则更关注于智能手机与汽车的集成。宝马品牌领先群雄,总共拥有20款智能手机应用和14款车载应用,从Spotify(音乐播放)到远程汽车诊断,各种功能应有尽有。这一难怪为什么IAB找到卡巴斯基实验室,要求对宝马”联网汽车”进行安全风险评估了。 当然,人们最关心的话题无疑是黑客入侵是否会影响方向盘和刹车,此前已针对其他四个汽车品牌进行过了演示。但就本次研究而言,卡巴斯基的专家们则更关注对联网汽车”标准”功能的滥用问题。在所有这些联网功能中,最吸引人的地方无疑是能在不用钥匙的情况下打开车门,使用装有”My BMW Remote”(宝马远程助理)应用的智能手机即能实现这一功能。 为达到与宝马品牌相称的安全等级,这款应用的开发者们特意设计了双重认证系统,前提是在智能手机上安装”虚拟键盘”。曾接触过银行木马病毒的专家都能轻易发现,网络犯罪分子只需些许花招就能轻松越过此类保护程序。结合网络钓鱼、键盘记录和中间人技术,在加上社交工程,犯罪分子都能越过即使是最复杂的保护机制。在实际操作中,研究者完全可以拦截”受害人”的凭证并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安装同样的键盘应用,从而在车主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轻松打开车门。 如果你的车能通过智能手机打开,反之犯罪分子也能使用与银行木马病毒类似的技术偷车。 “联网车主可能会面临众多的风险:从密码被盗到地理位置被定位,均会导致非法远程控制甚至直接打开车门。针对计算机世界的威胁可能将波及整个汽车行业,而新一代车主们必须考虑到这些存在的风险”, –卡巴斯基实验室首席安全研究员Vicente Diaz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