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分析师峰会

10 文章

11毫秒黑掉无人机

并非固件错误或控制器故障:是你的无人机被黑了。在安全分析师峰会上,安全专家Jonathan Andersson证明了技术熟练的犯罪分子能够制造出一种设备,在几秒内就黑掉无人机。

生化人日记第001篇:有关将芯片植入体内的故事

有一天醒来我发现手上的多了一片创可贴,贴在了我的拇指和食指之间的一个小伤口上。那是我前一天参加跆拳道比赛时留下的伤口。前一天我去哪儿了,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慢慢地,一连串的画面在我的脑中一一浮现:闪光灯、观众的欢呼声、刺鼻的防腐剂味道以及手持特殊注射器的纹身男。 “好吧,再没有任何退路了。你不是想改变这个世界吗,就去做吧!”我这样想着。我最终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将NFC生物芯片植入到我的皮肤下面。 没错,这些完全是好莱坞式的电影情节: 但在现实中,远没有那么酷和简单,这是我在此次试验中最先体会到的。为了植入芯片,你需要一支3毫米粗针管的特殊注射器。比医用常规针管要粗得多。 在这过程中不使用任何麻醉剂。注射师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并说了些 “如果你能握紧拳头的话就不会感觉痛。让我们开始吧!”诸如此类的话。当我还在努力理解注射师所说的这些话的时候,我发现注射针管已经扎进了我的手。我好像听到了钢制针管在我皮肤下注射的声音。 整个注射过程仅用了5秒钟都不到。其疼痛感就相当于抽血化验的感觉—手指、血管和屁股同时产生疼痛。所以下一次的话,最好还是进行局部的麻醉(起码喷雾麻醉)为妙。 不错,下次必须使用麻醉剂。显然,与芯片植入技术有关的问题不计其数,如果都写在纸上的话,拼起来的话将比整个银河系的面积还要大。为了解决其中大多数的问题,我们将需要开发新一代的芯片,但必须要基于早期接受者的反馈才能不断更新升级。 为那些非专业领域人士以及第一次听说的人准备的补充说明:就在几天前,在SAS2015峰会上我们将来自全球最顶尖的安全信息专家、领导者以及数名卡巴斯基实验室员工聚集到一起,共同参与皮肤下植入芯片的试验。 一同参与试验的还有两名志愿者:我自己和卡巴斯基实验室欧洲人事部主管Povel Torudd。Povel Torudd是瑞典人,但目前居住在伦敦。 这到底是一块什么样的芯片呢?它是一个极小的(大小仅为12 x 2毫米)微型装置,最多可储存880字节内容,一旦植入后能与周边高科技设备进行交互作用,包括智能手机及其应用程序、笔记本电脑、电子锁、公共交通进入闸道以及各类物联网世界的例子。所有交互过程均采用无线技术,触摸即可启动。 正如往常一样,’植入芯片’的主意是大家在酒吧一边喝酒一边讨论互联网发展的时候定下来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可能是第一个受大型机构资助的俄罗斯人生控体,该机构与本次试验的结果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 我和Povel是在SAS2015峰会之前3个月才决定参加’芯片植入’试验的。还是在酒吧:我们坐在一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讨论着互联网的发展。谈论的话题包括:互联网的显著优势以及诸如技术陈旧的一大堆互联网缺点,而陈旧的技术之所以还在使用的原因可以引用尼尔•斯蒂芬森在其《编码宝典》科幻小说中一句最经典的台词’摩多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 道理很简单,老的技术通常已为大多数人所熟知和了解,且上手操作简单;此外所有目前的电子和软件技术在现有框架内建立和测试。在取得成功的同时,公司的利润空间也已被压缩得很小以至于只有采用量子学技术才能计算出来,而一旦新开发技术发生与老技术不兼容的问题,你的公司将立即被打回原型。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长期以来都使用密码认证的方法,关于所存在的缺陷,所有信息安全行业业内人士都已达成了共识。 在酒吧我们一直畅聊到了深夜,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我们认为现在到了表明立场以及改变世界向更美好方向发展的时候了,而且是以一种激进和大众时尚的方式来展示属于我们自己的创新(假设不会受到所谓30年更新循环期的影响)。并没有任何人强迫或要求我们将芯片植入体内,同样参加此次试验也是毫无报酬和自愿的。 对于生物体与计算机之间的协同效应我深表关切–未来不可避免将面对–这将使仿生学成为高科技的一个分支。问题在于许多现代技术在开发时,不可避免地都疏忽了安全和隐私方面的问题。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数:卡巴斯基实验室欧洲研究人员David Jacoby只花了极短的时间就成功入侵了自己的智能家庭。 然而,一台联网的咖啡机或智能电视根本无法与人类生物体相提并论。我对参与该试验志愿者的要求有两个:一是能够了解该技术的优点,二是能发现其缺点和漏洞。随后通过将一些相关保护方法概念化后,在有生之年将其开发成形。 目前最紧要的工作是如何避免我们的后代成为仿生网络犯罪分子手下的受害者—这样的事情迟早将会发生,统计数据将会告诉我们一切。 从理论上说,大范围应用体内植入芯片依然至停留在想象的阶段。未来不仅可能会被用于打开办公室和家里的大门以及车门,还可管理数字钱包以及无需密码的情况下开启设备(芯片本身可以作为标识符使用)。如果高科技继续高速发展的话,密码保护方法将很快消亡。 此外,植入芯片也可用于重要个人数据的加密存储器,包括:医疗记录、个人档案以及护照资料等内容。其好处不言而喻,一旦这些信息被泄露的话,你就能知道是谁在什么时间以及因为什么原因访问了这些内容–当然是为了个人隐私考虑。 对于我自己来说,还确定了本次试验的五大目标:

Desert Falcons:中东顶尖的APT黑客小组

墨西哥坎昆—卡巴斯基实验室研究人员发现了有史以来第一个以阿拉伯语编写高级持续性威胁(APT)的黑客小组。该黑客小组被冠以”Desert Falcons”(沙漠猎鹰)的称号,总共由30名左右的成员组成—其中有一些赫赫有名—在巴勒斯坦、埃及和土耳其经营业务,并据说通过对中东市场的拓展独家经营众多商品。但对于”Desert Falcons”背后是否有政府的资金支持目前仍然无法确定。 他们的”攻击武器”种类繁多,包括:自制恶意软件工具、社交工程以及旨在对传统和移动操作系统实施和隐蔽活动的其它黑客技术。Desert Falcons的恶意软件专门用来从受害人身上窃取敏感信息,随后被用于进一步的犯罪活动,甚至用来对受影响目标进行敲诈勒索。 据卡巴斯基实验室全球研究和分析小组表示,该APT黑客小组之所以将这些受害人选定为攻击目标,目的是窃取他们所掌握的与其在政府或重要组织内职位有关的机密或情报资料。 这些受害人总共被窃取了超过100万份文件。 “这些受害人总共被窃取了超过100万份文件。”反恶意软件公司说道。”被盗文件包括:大使馆的外交文书、军事计划和文件、财政文档以及VIP和媒体联系人清单和文件。” Desert Falcons攻击致使大约3000人受到影响,范围遍及50多个国家。大多数受害人位于巴勒斯坦、埃及、以色列和约旦境内,但在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美国、韩国、摩洛哥和卡塔尔等国也有所发现。 受害人有些来自军事和政府组织;有些任职于卫生组织以及反洗钱、经济和金融机构;还有些是领导媒体实体、研究和教育机构以及能源和公用事业供应商的员工;当然还包括一些社会活动家和政治领袖、实体安全公司以及拥有重要地缘政治信息访问权的其他目标人。 Desert Falcons实施攻击所用工具还包括了植入传统计算机的后门,即攻击者通过安装能够记录击键、截屏甚至远程录制音频的恶意软件得以实现。此外,他们还采用了可暗中监视短信和通话记录的安卓版移动组件。 有趣的是,研究人员在卡巴斯基实验室安全分析专家峰会上介绍Desert Falcons时透露,该黑客小组的APT攻击首次在有针对性的攻击中采用Facebook聊天,即通过常规Facebook页面与攻击目标取得联系,在获取受害人信任后即通过隐藏为照片的聊天向他们发送木马病毒文件。 该黑客小组早在2011年就开始构建其工具,并于2013年首次成功感染,而在2014年末和2015年初的时候Desert Falcons的黑客活动才真正开始活跃起来。似乎该黑客小组目前的活跃程度远胜于以往任何时候。 卡巴斯基实验室表示其产品能够有效检测出并阻止被用于这一黑客活动的各种恶意软件。

过于泛滥的”物联网”

最近,有关物联网的话题在IT业界火热讨论中。一下子好像所有东西都应该被联网:冰箱、咖啡机、电视机、微波炉、健身智能手环以及无人飞机。但这些东西也仅仅也只是冰山的一角。 物联网是因为在线社区网络的独特性才得以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而一旦有消费性电子产品加入物联网必定会遭到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但在现实生活中,加入物联网的不仅仅只是家用电器。 有大批家用电器可能会被联网–其中有一些 – 联网根本毫无必要。大部分消费者几乎很少能想到一旦智能连接的家用电器遭黑客攻击的话,其危害程度远胜于个人电脑。 在《卡巴斯基每日中文博客》中我们定期会刊登有关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存在漏洞连接设备的文章。而David Jacobi在各大信息安全会议上所发表的关于他如何黑客入侵自己智能家庭的风趣演讲,一如既往给现场观众带来欢笑声以及随之而来佩服的掌声。 来自Laconicly公司的Billy Rios也带来了另一个有关黑客入侵洗车场的生动有趣的例子。洗车场。大家都知道,使用巨大刷子和泡沫洗车的地方。如今的洗车场也拥有了联网的智能控制系统,因而易于遭受远程黑客入侵。 一旦成功入侵,黑客就能获得有关洗车场运行各个方面的全方位控制。网络犯罪分子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包括获得免费服务。其原因在于车主账户有权访问多种工具,其中就包括支付系统。黑客通过获取出入口的控制权从而控制在洗车场内清洗的整辆汽车。此外,这还可能会破坏洗车场或损毁车辆,原因在于洗车设施内装备有大量移动组件和功率强大的发动机。 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黑客入侵的吗?当然,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例如,在2015年安全分析专家峰会(SAS 2015)上,来自卡巴斯基实验室的安全专家Vasilis Hiuorios就报告了他对于警方监视系统的黑客入侵。而警方原以为定向天线足以确保通讯的安全。 如果说警方也如此粗心大意任由黑客入侵他们的网络和设备的话,那联网器件制造厂商的安全意识更令人担忧。来自卡巴斯基的另一名专家Roman Unuchek也在SAS 2015峰会上展示了如何对一款健身智能手环黑客入侵:在一连串的简单操作后,任何人都可以与健身智能手环相连,并下载有关手环所有者位置跟踪的信息。 总而言之,问题的关键在于那些开发和生产联网家用电器的厂商所面对的是一无所知的全新世界。他们最终发现自己面临的形势就好比是篮球运动员参加象棋比赛,而且对面坐着的对手却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象棋大师。 而联网设备的实际用户所面临的情况还要更糟。他们根本不会去考虑任何的网络安全问题。对于一名普通的消费者而言,联网的微波炉和普通微波炉并无太大差别。这就好比网络用户从未想到过装备齐全的联网计算机会对我们的物质世界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家用电器一窝蜂地进行联网迟早会对广大消费者带来不利影响。考虑到不管是用户还是电器厂商都在物联网世界中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因此后者更应该开始考虑如何才能提升自己产品的安全程度。对于用户而言,我们的建议是尽可能不要使用过于”智能化”的联网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