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于泛滥的”物联网”

最近,有关物联网的话题在IT业界火热讨论中。一下子好像所有东西都应该被联网:冰箱、咖啡机、电视机、微波炉、健身智能手环以及无人飞机。但这些东西也仅仅也只是冰山的一角。 物联网是因为在线社区网络的独特性才得以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而一旦有消费性电子产品加入物联网必定会遭到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但在现实生活中,加入物联网的不仅仅只是家用电器。 有大批家用电器可能会被联网–其中有一些 – 联网根本毫无必要。大部分消费者几乎很少能想到一旦智能连接的家用电器遭黑客攻击的话,其危害程度远胜于个人电脑。 在《卡巴斯基每日中文博客》中我们定期会刊登有关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存在漏洞连接设备的文章。而David Jacobi在各大信息安全会议上所发表的关于他如何黑客入侵自己智能家庭的风趣演讲,一如既往给现场观众带来欢笑声以及随之而来佩服的掌声。 来自Laconicly公司的Billy Rios也带来了另一个有关黑客入侵洗车场的生动有趣的例子。洗车场。大家都知道,使用巨大刷子和泡沫洗车的地方。如今的洗车场也拥有了联网的智能控制系统,因而易于遭受远程黑客入侵。 一旦成功入侵,黑客就能获得有关洗车场运行各个方面的全方位控制。网络犯罪分子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包括获得免费服务。其原因在于车主账户有权访问多种工具,其中就包括支付系统。黑客通过获取出入口的控制权从而控制在洗车场内清洗的整辆汽车。此外,这还可能会破坏洗车场或损毁车辆,原因在于洗车设施内装备有大量移动组件和功率强大的发动机。 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黑客入侵的吗?当然,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例如,在2015年安全分析专家峰会(SAS 2015)上,来自卡巴斯基实验室的安全专家Vasilis Hiuorios就报告了他对于警方监视系统的黑客入侵。而警方原以为定向天线足以确保通讯的安全。 如果说警方也如此粗心大意任由黑客入侵他们的网络和设备的话,那联网器件制造厂商的安全意识更令人担忧。来自卡巴斯基的另一名专家Roman Unuchek也在SAS 2015峰会上展示了如何对一款健身智能手环黑客入侵:在一连串的简单操作后,任何人都可以与健身智能手环相连,并下载有关手环所有者位置跟踪的信息。 总而言之,问题的关键在于那些开发和生产联网家用电器的厂商所面对的是一无所知的全新世界。他们最终发现自己面临的形势就好比是篮球运动员参加象棋比赛,而且对面坐着的对手却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象棋大师。 而联网设备的实际用户所面临的情况还要更糟。他们根本不会去考虑任何的网络安全问题。对于一名普通的消费者而言,联网的微波炉和普通微波炉并无太大差别。这就好比网络用户从未想到过装备齐全的联网计算机会对我们的物质世界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家用电器一窝蜂地进行联网迟早会对广大消费者带来不利影响。考虑到不管是用户还是电器厂商都在物联网世界中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因此后者更应该开始考虑如何才能提升自己产品的安全程度。对于用户而言,我们的建议是尽可能不要使用过于”智能化”的联网技术。

最近,有关物联网的话题在IT业界火热讨论中。一下子好像所有东西都应该被联网:冰箱、咖啡机、电视机、微波炉、健身智能手环以及无人飞机。但这些东西也仅仅也只是冰山的一角。

物联网是因为在线社区网络的独特性才得以获得如此高的关注度,而一旦有消费性电子产品加入物联网必定会遭到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但在现实生活中,加入物联网的不仅仅只是家用电器。

有大批家用电器可能会被联网–其中有一些 – 联网根本毫无必要。大部分消费者几乎很少能想到一旦智能连接的家用电器遭黑客攻击的话,其危害程度远胜于个人电脑。

在《卡巴斯基每日中文博客》中我们定期会刊登有关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存在漏洞连接设备的文章。而David Jacobi在各大信息安全会议上所发表的关于他如何黑客入侵自己智能家庭的风趣演讲,一如既往给现场观众带来欢笑声以及随之而来佩服的掌声。

来自Laconicly公司的Billy Rios也带来了另一个有关黑客入侵洗车场的生动有趣的例子。洗车场。大家都知道,使用巨大刷子和泡沫洗车的地方。如今的洗车场也拥有了联网的智能控制系统,因而易于遭受远程黑客入侵。

一旦成功入侵,黑客就能获得有关洗车场运行各个方面的全方位控制。网络犯罪分子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包括获得免费服务。其原因在于车主账户有权访问多种工具,其中就包括支付系统。黑客通过获取出入口的控制权从而控制在洗车场内清洗的整辆汽车。此外,这还可能会破坏洗车场或损毁车辆,原因在于洗车设施内装备有大量移动组件和功率强大的发动机。

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黑客入侵的吗?当然,只要你想得到的都可以!例如,在2015年安全分析专家峰会(SAS 2015)上,来自卡巴斯基实验室的安全专家Vasilis Hiuorios就报告了他对于警方监视系统的黑客入侵。而警方原以为定向天线足以确保通讯的安全。

如果说警方也如此粗心大意任由黑客入侵他们的网络和设备的话,那联网器件制造厂商的安全意识更令人担忧。来自卡巴斯基的另一名专家Roman Unuchek也在SAS 2015峰会上展示了如何对一款健身智能手环黑客入侵:在一连串的简单操作后,任何人都可以与健身智能手环相连,并下载有关手环所有者位置跟踪的信息。

总而言之,问题的关键在于那些开发和生产联网家用电器的厂商所面对的是一无所知的全新世界。他们最终发现自己面临的形势就好比是篮球运动员参加象棋比赛,而且对面坐着的对手却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象棋大师。

而联网设备的实际用户所面临的情况还要更糟。他们根本不会去考虑任何的网络安全问题。对于一名普通的消费者而言,联网的微波炉和普通微波炉并无太大差别。这就好比网络用户从未想到过装备齐全的联网计算机会对我们的物质世界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家用电器一窝蜂地进行联网迟早会对广大消费者带来不利影响。考虑到不管是用户还是电器厂商都在物联网世界中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因此后者更应该开始考虑如何才能提升自己产品的安全程度。对于用户而言,我们的建议是尽可能不要使用过于”智能化”的联网技术。

银行卡:安全隐患无处不在

我们(以及其他许多网络安全博客)常常会写一些有关各种盗读技术和以其它方式窃取银行卡的文章。今天,我们将讨论那些表面看上去并不危险,但却的的确确存在却被大多数银行卡用户所忽视的风险。我们即将讲述的故事是有关跨境支付的风险以及在支付系统内所发现的内在缺陷。 无需CVV代码的支付交易 许多人总认为必须输入CVV代码(印在信用卡背面的三位数字)才能完成在线交易。然而,有些网店却能跳过这一步骤,且无需将密码传送至支付网关。 就这一问题我们询问了DiaSoft商务拓展部研发主管Sergey Dobrinyuk,他是这样评论道的:”要完成在线交易通常需要提交这些认证信息:卡号、有效日期、印刻在卡上的持卡人姓名以及印在卡反面的CVV代码。” “凹凸印字卡片(持卡人姓名的字母在卡表面凸起显示)在在线支付时使用得更加频繁,且通常来说这些卡的级别较高,比如:VISA经典卡和VISA金卡等。发卡行则会对客户的身份和购买力进行核实和评估。这也是为什么在交易金额不大的时候,如果能确定是”高品质”买家的话,卖家可能只会验证卡号的真实性而跳过授权认证这一环节。” “这就是所谓的’免授权限额’。一些银行和网店的免授权限额最高可达1000美元。” Dobrinyuk说道。 据有关专家称,一些新兴市场的 “高品质”客户并非都能享受到如此的优待,而通常来说支付系统也会部署更多的安全等级,但目前还不存在共享的银行卡认证信息政策—每一家网店完全可以制定自己的规则。 “所有无需PIN码或3D Secure验证的远程交易都可能受到用户的质疑。如果你对交易的合法性抱有疑问的话,完全可以向银行申请退款,在银行调查清楚后便会将这笔钱退回到你的账户。” Dobrinyuk说道。 Dobrinyuk建议网购用户只在那些拥有3D Secure标准(VISA卡和万事达卡分别对应”Verified by Visa”和”SecureCode”)的网店进行在线交易—作为一种双重认证方式,交易时必须输入通过短信发送或打印在ATM凭条上的一次性密码。 不幸的是,网店完全能自行决定是否需要在其支付系统内部署额外的安全等级。就算你的信用卡受到3D Secure的保护,但网店依然可能跳过这一步骤。 使用虚拟信用卡也有助于提升安全保护等级。此类信用卡通常有效期很短,且所涉金额较小。即使遭受黑客入侵,主卡的支付认证信息也不会被泄露。 正如你所知的,将你的信用卡卡号告知他人并不是一个好主意。如果有网络犯罪分子引诱你透露持卡人姓名和卡有效期,那他很有可能就能从你的账户内窃取资金—就算没有CVV代码也完全可行。好消息是此类情况你可以向银行申请退款。但也有坏消息,就是你需要自己甄别欺诈交易并行动迅速。 仅限电子联机交易 对于VISA电子信用卡和其它采用各种不同支付系统的入门级信用卡产品,人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误区。此类信用卡没有印刻任何信息但在卡正面却印有免责声明:”ELECTRONIC USE ONLY(仅限电子联机交易)”。 许多人都误认为这样的卡无法用于在线交易,但事实上这完全由发卡行决定。支付系统政策根本无法限制此类卡的在线交易。 简单地说:网络骗子同样能从入门级信用卡内窃取资金。 跨境支付 由于汇率的波动,持卡人在进行跨境在线支付和境外取款时总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其中主要的风险之一便是对持卡人不利的汇率波动。 “此类情况下可能最多需要进行4次汇率换算:从电子商务平台终端、收款行、支付系统最后到发卡行”。Dobrinyuk提醒说道。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