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亿人拥有SIM卡是现实中的”噩梦”

有关告密者爱德华•斯诺登揭秘美国国家安全局事件又有了新消息,且内容极度令人震惊:NSA(美国国家安全局)及其英国的”合作伙伴”- GCHQ(英国政府通讯总部)据称对金雅拓的网络进行了病毒感染,同时还窃取了用于保护数以亿计SIM卡的加密密钥。 如此大规模地对SIM卡进行病毒感染不禁让人对全球蜂窝通讯系统的安全性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并不意味着你的通讯正在受到监视,但真要监视的话只需一个按键即可实现。 如果你不了解金雅拓是什么公司的话,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家移动设备SIM卡的生产厂商。据《经济学人》杂志报道,事实上,该厂商所生产的SIM卡数量远超世界其它任何的SIM卡厂商。 刊登在The Intercept上的文章最先发出了”指控”,该文章估计金雅拓每年生产大约20亿张SIM卡。联系一下其他方面的数据,目前全球人口达71.25亿;而移动设备估计有71.9亿台。据报道,金雅拓的总共450家客户中,其中不乏知名的移动服务提供商:Sprint、AT&T、Verizon和T-Mobile等。公司在全球85个国家拥有业务,并运营着40家生产基地。 SIM是”用户识别模块”的缩写。SIM卡就是插入你移动设备的小型集成电路。其中内含唯一的”国际移动用户识别码”(IMSI)以及一个加密的验证密钥。该密钥由一串数字组成,主要用来验证你的手机是否真的是你的。这就好比是登录密码配对,但由于完全基于硬件因此无法更改。 一旦拥有了这些密钥,网络攻击者即能够监视移动设备的语音通话和数据通讯,但前提条件是知道这些设备所装SIM卡的加密密钥。如果这些指控属实的话,这意味着NSA和GCHQ的确能够在全球范围监视大量的蜂窝网络和数据通讯,且无需任何理由和司法认定。 你可能经常听说非技术媒体谈论大量有关NSA所开展与元数据相关的活动,但诸如此类的泄漏事件以及被揭秘的受感染伪随机数发生器的的确确是个麻烦。元数据是一系列敏感信息,可以告诉你受害人的位置、联系人名单及其一切个人信息。针对SIM卡或加密协议的大规模攻击能让网络攻击者实实在在地看到—以纯文本形式—我们与他人通讯的所有内容。尽管许多内容可以从受害人的位置和设备交互信息推断而得,但纯文本形式的通讯内容却无从推断。正如上文所说,这些通讯内容都可以实时获取,根本无需进行任何的分析。 据报道,The Intercept将NSA前承包商所窃取的一份机密文件公之于众,其中NSA是这样说的:”[我们]成功将病毒植入多台[金雅拓]计算机,相信我们已掌控了该公司的整个网络…” 隐私和蜂窝通讯并非是我们唯一关心的问题。伴随而来的还有大量财务问题的产生。正如美国民权同盟成员-技术专家Chris Soghoian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译码者Matthew Green在The Intercept的这篇文章内所注意到的,SIM卡设计并非只为了保护个人通讯。其设计还为了简化账单流程,以及在蜂窝网络刚开始使用的阶段防止用户对移动服务提供商进行欺诈。而在一部分的发展中国家中,大部分人使用的都是过时且防范薄弱的第二代蜂窝网络,许多用户依然依靠其SIM卡进行转账和微型金融服务操作,就如同广泛流行的M-PESA支付服务。 针对金雅拓的网络攻击可能会对全球通讯基础设施的安全性产生影响,而这些通讯基础设施对于移动设备以及安装在内的SIM卡的依赖性越来越高。 不仅仅只有发展中国家会产生经济问题:金雅拓还是芯片以及使用PIN码或EMV支付卡内微芯片的大型制造商,此类支付卡则是欧洲最主要的支付方式。这些支付卡同样也有被感染的可能性。据the Intercept报道,金雅拓所生产的芯片还被广泛应用于大楼门禁、电子护照、身份证以及某几款豪华汽车品牌(宝马和奥迪等)的钥匙。如果你的芯片和PIN码银行卡是由维萨、万事达、美国运通、摩根大通或巴克莱发行的话,那你支付卡内的芯片很有可能就是金雅拓所生产,而里面的加密密钥也可能已经被病毒感染。 尽管受到一系列的指控以及在所谓的秘密文件中也被谈及,作为当事方的金雅拓却坚决否认其网络安全已受到病毒的感染。 “不论是在运行SIM活动的基础设施,还是安全网络的其它部分,我们都没有发现任何黑客入侵的迹象,因此不会对诸如银行卡、身份证或电子护照在内的其他产品产生危害。我们每一个网络都单独分开,也从未与外部网络连接。”公司在其声明中这样说道。 然而,公司此前的的确确曾挫败过多起黑客入侵尝试,有理由相信是NSA和GCHQ所为。 该事件以及许多斯诺登所揭秘的内容有一个重要问题并未引起注意,那就是这份文件注明的日期是2010年。换句话说,这一所谓的SIM卡计划已经实施了5年的时间,而该技术也是在5年开始使用的,而5年已经到了一台计算机使用寿命的期限。 除了个人以外,SIM卡密钥受病毒感染的风险还会将我们所有人的个人隐私暴露在危险之下,如果斯诺登揭露的文件属实的话,这一网络攻击将导致各国与美国国际关系的交恶。还记得两个月前吗,我们中的许多”激进派”都对朝鲜政府黑客攻击索尼影业的事件是否属于战争行为不置可否?该网络攻击很有可能是朝鲜政府所为,但事实上幕后却可能另有他人,对电影工作室进行了攻击并将一些电影剧本和电邮内容公布到了互联网上。针对金雅拓的网络攻击可能会对全球通讯基础设施的安全性产生影响,而这些通讯基础设施对于移动设备以及安装在内的SIM卡的依赖性越来越高。

有关告密者爱德华•斯诺登揭秘美国国家安全局事件又有了新消息,且内容极度令人震惊:NSA(美国国家安全局)及其英国的”合作伙伴”- GCHQ(英国政府通讯总部)据称对金雅拓的网络进行了病毒感染,同时还窃取了用于保护数以亿计SIM卡的加密密钥。

如此大规模地对SIM卡进行病毒感染不禁让人对全球蜂窝通讯系统的安全性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并不意味着你的通讯正在受到监视,但真要监视的话只需一个按键即可实现。

如果你不了解金雅拓是什么公司的话,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家移动设备SIM卡的生产厂商。据《经济学人》杂志报道,事实上,该厂商所生产的SIM卡数量远超世界其它任何的SIM卡厂商。

刊登在The Intercept上的文章最先发出了”指控”,该文章估计金雅拓每年生产大约20亿张SIM卡。联系一下其他方面的数据,目前全球人口达71.25亿;而移动设备估计有71.9亿台。据报道,金雅拓的总共450家客户中,其中不乏知名的移动服务提供商:Sprint、AT&T、Verizon和T-Mobile等。公司在全球85个国家拥有业务,并运营着40家生产基地。

SIM是”用户识别模块”的缩写。SIM卡就是插入你移动设备的小型集成电路。其中内含唯一的”国际移动用户识别码”(IMSI)以及一个加密的验证密钥。该密钥由一串数字组成,主要用来验证你的手机是否真的是你的。这就好比是登录密码配对,但由于完全基于硬件因此无法更改。

一旦拥有了这些密钥,网络攻击者即能够监视移动设备的语音通话和数据通讯,但前提条件是知道这些设备所装SIM卡的加密密钥。如果这些指控属实的话,这意味着NSA和GCHQ的确能够在全球范围监视大量的蜂窝网络和数据通讯,且无需任何理由和司法认定。

你可能经常听说非技术媒体谈论大量有关NSA所开展与元数据相关的活动,但诸如此类的泄漏事件以及被揭秘的受感染伪随机数发生器的的确确是个麻烦。元数据是一系列敏感信息,可以告诉你受害人的位置、联系人名单及其一切个人信息。针对SIM卡或加密协议的大规模攻击能让网络攻击者实实在在地看到—以纯文本形式—我们与他人通讯的所有内容。尽管许多内容可以从受害人的位置和设备交互信息推断而得,但纯文本形式的通讯内容却无从推断。正如上文所说,这些通讯内容都可以实时获取,根本无需进行任何的分析。

据报道,The Intercept将NSA前承包商所窃取的一份机密文件公之于众,其中NSA是这样说的:”[我们]成功将病毒植入多台[金雅拓]计算机,相信我们已掌控了该公司的整个网络…”

隐私和蜂窝通讯并非是我们唯一关心的问题。伴随而来的还有大量财务问题的产生。正如美国民权同盟成员-技术专家Chris Soghoian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译码者Matthew Green在The Intercept的这篇文章内所注意到的,SIM卡设计并非只为了保护个人通讯。其设计还为了简化账单流程,以及在蜂窝网络刚开始使用的阶段防止用户对移动服务提供商进行欺诈。而在一部分的发展中国家中,大部分人使用的都是过时且防范薄弱的第二代蜂窝网络,许多用户依然依靠其SIM卡进行转账和微型金融服务操作,就如同广泛流行的M-PESA支付服务

针对金雅拓的网络攻击可能会对全球通讯基础设施的安全性产生影响,而这些通讯基础设施对于移动设备以及安装在内的SIM卡的依赖性越来越高。

不仅仅只有发展中国家会产生经济问题:金雅拓还是芯片以及使用PIN码或EMV支付卡内微芯片的大型制造商,此类支付卡则是欧洲最主要的支付方式。这些支付卡同样也有被感染的可能性。据the Intercept报道,金雅拓所生产的芯片还被广泛应用于大楼门禁、电子护照、身份证以及某几款豪华汽车品牌(宝马和奥迪等)的钥匙。如果你的芯片和PIN码银行卡是由维萨、万事达、美国运通、摩根大通或巴克莱发行的话,那你支付卡内的芯片很有可能就是金雅拓所生产,而里面的加密密钥也可能已经被病毒感染。

尽管受到一系列的指控以及在所谓的秘密文件中也被谈及,作为当事方的金雅拓却坚决否认其网络安全已受到病毒的感染。

“不论是在运行SIM活动的基础设施,还是安全网络的其它部分,我们都没有发现任何黑客入侵的迹象,因此不会对诸如银行卡、身份证或电子护照在内的其他产品产生危害。我们每一个网络都单独分开,也从未与外部网络连接。”公司在其声明中这样说道。

然而,公司此前的的确确曾挫败过多起黑客入侵尝试,有理由相信是NSA和GCHQ所为。


该事件以及许多斯诺登所揭秘的内容有一个重要问题并未引起注意,那就是这份文件注明的日期是2010年。换句话说,这一所谓的SIM卡计划已经实施了5年的时间,而该技术也是在5年开始使用的,而5年已经到了一台计算机使用寿命的期限。

除了个人以外,SIM卡密钥受病毒感染的风险还会将我们所有人的个人隐私暴露在危险之下,如果斯诺登揭露的文件属实的话,这一网络攻击将导致各国与美国国际关系的交恶。还记得两个月前吗,我们中的许多”激进派”都对朝鲜政府黑客攻击索尼影业的事件是否属于战争行为不置可否?该网络攻击很有可能是朝鲜政府所为,但事实上幕后却可能另有他人,对电影工作室进行了攻击并将一些电影剧本和电邮内容公布到了互联网上。针对金雅拓的网络攻击可能会对全球通讯基础设施的安全性产生影响,而这些通讯基础设施对于移动设备以及安装在内的SIM卡的依赖性越来越高。

生化人日记第001篇:有关将芯片植入体内的故事

有一天醒来我发现手上的多了一片创可贴,贴在了我的拇指和食指之间的一个小伤口上。那是我前一天参加跆拳道比赛时留下的伤口。前一天我去哪儿了,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慢慢地,一连串的画面在我的脑中一一浮现:闪光灯、观众的欢呼声、刺鼻的防腐剂味道以及手持特殊注射器的纹身男。 “好吧,再没有任何退路了。你不是想改变这个世界吗,就去做吧!”我这样想着。我最终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将NFC生物芯片植入到我的皮肤下面。 没错,这些完全是好莱坞式的电影情节: 但在现实中,远没有那么酷和简单,这是我在此次试验中最先体会到的。为了植入芯片,你需要一支3毫米粗针管的特殊注射器。比医用常规针管要粗得多。 在这过程中不使用任何麻醉剂。注射师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并说了些 “如果你能握紧拳头的话就不会感觉痛。让我们开始吧!”诸如此类的话。当我还在努力理解注射师所说的这些话的时候,我发现注射针管已经扎进了我的手。我好像听到了钢制针管在我皮肤下注射的声音。 整个注射过程仅用了5秒钟都不到。其疼痛感就相当于抽血化验的感觉—手指、血管和屁股同时产生疼痛。所以下一次的话,最好还是进行局部的麻醉(起码喷雾麻醉)为妙。 不错,下次必须使用麻醉剂。显然,与芯片植入技术有关的问题不计其数,如果都写在纸上的话,拼起来的话将比整个银河系的面积还要大。为了解决其中大多数的问题,我们将需要开发新一代的芯片,但必须要基于早期接受者的反馈才能不断更新升级。 为那些非专业领域人士以及第一次听说的人准备的补充说明:就在几天前,在SAS2015峰会上我们将来自全球最顶尖的安全信息专家、领导者以及数名卡巴斯基实验室员工聚集到一起,共同参与皮肤下植入芯片的试验。 一同参与试验的还有两名志愿者:我自己和卡巴斯基实验室欧洲人事部主管Povel Torudd。Povel Torudd是瑞典人,但目前居住在伦敦。 这到底是一块什么样的芯片呢?它是一个极小的(大小仅为12 x 2毫米)微型装置,最多可储存880字节内容,一旦植入后能与周边高科技设备进行交互作用,包括智能手机及其应用程序、笔记本电脑、电子锁、公共交通进入闸道以及各类物联网世界的例子。所有交互过程均采用无线技术,触摸即可启动。 正如往常一样,’植入芯片’的主意是大家在酒吧一边喝酒一边讨论互联网发展的时候定下来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可能是第一个受大型机构资助的俄罗斯人生控体,该机构与本次试验的结果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 我和Povel是在SAS2015峰会之前3个月才决定参加’芯片植入’试验的。还是在酒吧:我们坐在一起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讨论着互联网的发展。谈论的话题包括:互联网的显著优势以及诸如技术陈旧的一大堆互联网缺点,而陈旧的技术之所以还在使用的原因可以引用尼尔•斯蒂芬森在其《编码宝典》科幻小说中一句最经典的台词’摩多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 道理很简单,老的技术通常已为大多数人所熟知和了解,且上手操作简单;此外所有目前的电子和软件技术在现有框架内建立和测试。在取得成功的同时,公司的利润空间也已被压缩得很小以至于只有采用量子学技术才能计算出来,而一旦新开发技术发生与老技术不兼容的问题,你的公司将立即被打回原型。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长期以来都使用密码认证的方法,关于所存在的缺陷,所有信息安全行业业内人士都已达成了共识。 在酒吧我们一直畅聊到了深夜,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我们认为现在到了表明立场以及改变世界向更美好方向发展的时候了,而且是以一种激进和大众时尚的方式来展示属于我们自己的创新(假设不会受到所谓30年更新循环期的影响)。并没有任何人强迫或要求我们将芯片植入体内,同样参加此次试验也是毫无报酬和自愿的。 对于生物体与计算机之间的协同效应我深表关切–未来不可避免将面对–这将使仿生学成为高科技的一个分支。问题在于许多现代技术在开发时,不可避免地都疏忽了安全和隐私方面的问题。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数:卡巴斯基实验室欧洲研究人员David Jacoby只花了极短的时间就成功入侵了自己的智能家庭。 然而,一台联网的咖啡机或智能电视根本无法与人类生物体相提并论。我对参与该试验志愿者的要求有两个:一是能够了解该技术的优点,二是能发现其缺点和漏洞。随后通过将一些相关保护方法概念化后,在有生之年将其开发成形。 目前最紧要的工作是如何避免我们的后代成为仿生网络犯罪分子手下的受害者—这样的事情迟早将会发生,统计数据将会告诉我们一切。 从理论上说,大范围应用体内植入芯片依然至停留在想象的阶段。未来不仅可能会被用于打开办公室和家里的大门以及车门,还可管理数字钱包以及无需密码的情况下开启设备(芯片本身可以作为标识符使用)。如果高科技继续高速发展的话,密码保护方法将很快消亡。 此外,植入芯片也可用于重要个人数据的加密存储器,包括:医疗记录、个人档案以及护照资料等内容。其好处不言而喻,一旦这些信息被泄露的话,你就能知道是谁在什么时间以及因为什么原因访问了这些内容–当然是为了个人隐私考虑。 对于我自己来说,还确定了本次试验的五大目标: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