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

53 文章

11毫秒黑掉无人机

并非固件错误或控制器故障:是你的无人机被黑了。在安全分析师峰会上,安全专家Jonathan Andersson证明了技术熟练的犯罪分子能够制造出一种设备,在几秒内就黑掉无人机。

什么是私密即时通信工具?

到底什么是私密即时通信工具呢?许多人会说,如果即时通信应用对传递的消息加密,就是私密即时通信工具。在混沌通信大会上,Roland Schilling和Frieder Steinmetz发表了一个演讲,在演讲中他们用简单的语言解释了什么是私密即时通信工具,即时通信应用程序必须具备哪些特征才能被视为是私密即时通信工具。

Fantom:伪装成Windows Update的勒索软件

我们经常建议广大用户定期更新自己的操作系统和软件:除非能及时打上补丁,否则一些漏洞很容易被恶意软件利用。如今一款被称为’Fantom’的勒索软件着实令人好奇,充分有效利用了Windows Update的’创意’。

安全专家访谈:Jornt van der Wiel谈论勒索软件

Jornt van der Wiel不仅是我们GReAT(全球研究和分析团队)的一名成员,也是我们勒索软件和加密领域的顶尖专家。他常年居住在荷兰,为卡巴斯基实验室工作已超过了两个年头我们为读者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就勒索软件和加密问题向Jornt发问—结果得到了热烈的反响。事实上,由于提的问题实在太多,没法在一篇博文中全部写出来,因此决定分两次刊登。

ZCryptor:征服互联网的蠕虫病毒

本周,微软检测到一种被称为”ZCryptor”的全新cryptoworm样本。其独特性在于,在不使用恶意垃圾邮件或漏洞利用工具的情况下,就能加密文件并自我传播至其他计算机和网络设备。该新型恶意软件还会自我复制到联网计算机和可移动设备上。

2016 Google I/O开发者大会:独立于智能手机外的安卓系统

一年一度的Google I/O大会每年都会聚集许多的应用开发者,为新一年的开发工作寻找新的方向和灵感。今年也不例外:参会者们获得了最新Android N操作系统的深刻洞见。其他亮点:对可穿戴设备操作系统- Android Wear进行彻底变革;此外,Google还承诺将继续致力于VR技术的开发。

全局监控:通过无线方式黑客入侵GSM网络

在前几期的GSM系列博文中,有一期我们提到了通过无线方式劫持加密密钥的”都市传奇”故事。其中介绍了不法分子在无需任何物理操作的情况下,就能克隆受害人的SIM卡,即使可能只是短暂的克隆。但问题关键在于Ki码同时保存在本地SIM卡和运营商数据库内,因此按常理来说通过无线方式根本无法盗取。那不法分子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

苹果与FBI”互撕” –最新事件进展

苹果与FBI”纷争”的起因是苹果拒绝FBI要求解锁去年12月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一名枪手的iPhone手机。此次事件的最新进展是:FBI局长和苹果CEO蒂姆•库克受邀前往美国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听取有关隐私和国家安全的意见,”就时下争论不休的问题向国会和民众作出解释并给出接下来的解决方案。”

深度剖析:虚拟私人网络

在过去几个月里,媒体不断大肆宣传虚拟私人网络(VPN)的各种好处。该项技术被发现能运用于家庭路由器,有些甚至还采用了硬件加速加密。那么到底什么是VPN,我们到底为什么需要用到它?下面我们将为读者们解释VPN的技术,并尽可能做到通俗易懂。

针对SIM卡的”克隆攻击”

说到SIM卡的安全漏洞问题,首先想到的应该是”SIM卡克隆”。在这里,所谓”克隆”就是将一张SIM卡的内容读取,然后重新写到另一张SIM卡的内存中。这其实很容易理解,毕竟从硬件的角度看,SIM卡只是一张普通的智能卡,和其它所处可见的廉价普通芯片并无太大区别。

SIM卡的历史演变过程

手机只有插入SIM卡(客户识别模块)才能正常通讯几乎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从手机中插入/拔出SIM卡,因此更换起来相当方便,但要知道SIM卡的历史可要远短于手机出现的历史。历史上的第一代手机仅支持’嵌入式’通讯标准:入网参数被硬编码到手机终端内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