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s Hello:Windows 10默认自带的生物特征识别功能

微软宣布了一项宏大的计划,在即将发布的Windows 10操作系统中将生物识别认证取代密码认证。“密码取代”运动已如火如荼地开展了数年,然而此次微软即将推出的”Windows Hello”功能可能是迄今为止最理想的机会:彻底根除陈旧但又无处不在的密码认证方法。 就目前而言,寻找密码认证替代方法的主要难点在于采纳性和实用性的问题。例如将纹身作为密码就是个很荒唐的想法。体内植入芯片的前景似乎一片光明,但我可以想象许多人会因为计算机芯片植入体内而感到身体上的不适。推特的数字系统尽管在实用性方面表现不错,但在采纳性这一块,却需要与开发和维护用户受密码保护的账户和设备的各家组织进行合作。 电脑摄像头采用了红外技术,可在各种光线条件下识别你的脸部特征或虹膜,从而让用户通过验证。 根据Net Marketshare的数据分析,Windows系统(从Windows 95到Windows 8.1)占据91.56%的市场份额。显然即将发布的Windows 10也将在操作系统市场中占有惊人的市场份额。尽管就目前而言,所谓的生物识别技术更多的还是出现在科幻小说中,使用人群也仅限于那些电脑高手和早期尝试者,但随着Windows 10的发布,所有的计算机用户都将能亲身体验这些最尖端的技术。 通过将硬件和软件结合使用,无论是在传统的台式机还是移动设备,各版本的Windows 10均能通过虹膜、指纹和脸部特征进行用户验证。 “在检测脸部特征或虹膜时,Windows Hello通过将专用硬件和软件结合使用以精确验证是否是用户本人–而不是你的照片或试图假扮你的其他人。”微软操作系统小组副总裁Joe Belfiore说道。”电脑摄像头采用了红外技术,可在各种光线条件下识别你的脸部特征或虹膜,从而让用户通过验证。” 内置有指纹扫描器的计算机在安装Windows 10后将能与Windows Hello完美兼容。更新的Windows 10专属电脑将含有Windows专用硬件,其中包括:指纹阅读器、带照明的红外传感器或其它生物传感器。 我们都知道密码验证的局限性。一般来说,高强度密码难以破解,但也难以记住;低强度密码尽管容易记住,但也同样容易被破解。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在不同网络服务之间共享密码。如果我们真的针对不同网络服务设置不同高强度密码的话,最终我们将不得不面对一大堆眼花缭乱的密码,单就一个密码就难以记住,更不用说所有的了。 考虑到Windows 10还未推出,目前并未发布针对该操作系统的大量安全分析报告也不足为奇了。这并不奇怪,因为微软始终在”企业级保护”系统领域走在最前头。 值得称赞的是,微软仅将生物识别数据保存在本地,这意味着你的面部特征、虹膜以及指纹识别数据将仅存在你的个人设备内,而不会出现在微软总部的服务器上。

微软宣布了一项宏大的计划,在即将发布的Windows 10操作系统中将生物识别认证取代密码认证。“密码取代”运动已如火如荼地开展了数年,然而此次微软即将推出的”Windows Hello”功能可能是迄今为止最理想的机会:彻底根除陈旧但又无处不在的密码认证方法。

就目前而言,寻找密码认证替代方法的主要难点在于采纳性和实用性的问题。例如将纹身作为密码就是个很荒唐的想法。体内植入芯片的前景似乎一片光明,但我可以想象许多人会因为计算机芯片植入体内而感到身体上的不适。推特的数字系统尽管在实用性方面表现不错,但在采纳性这一块,却需要与开发和维护用户受密码保护的账户和设备的各家组织进行合作。

电脑摄像头采用了红外技术,可在各种光线条件下识别你的脸部特征或虹膜,从而让用户通过验证。

根据Net Marketshare的数据分析,Windows系统(从Windows 95到Windows 8.1)占据91.56%的市场份额。显然即将发布的Windows 10也将在操作系统市场中占有惊人的市场份额。尽管就目前而言,所谓的生物识别技术更多的还是出现在科幻小说中,使用人群也仅限于那些电脑高手和早期尝试者,但随着Windows 10的发布,所有的计算机用户都将能亲身体验这些最尖端的技术。

通过将硬件和软件结合使用,无论是在传统的台式机还是移动设备,各版本的Windows 10均能通过虹膜、指纹和脸部特征进行用户验证。

“在检测脸部特征或虹膜时,Windows Hello通过将专用硬件和软件结合使用以精确验证是否是用户本人–而不是你的照片或试图假扮你的其他人。”微软操作系统小组副总裁Joe Belfiore说道。”电脑摄像头采用了红外技术,可在各种光线条件下识别你的脸部特征或虹膜,从而让用户通过验证。”

内置有指纹扫描器的计算机在安装Windows 10后将能与Windows Hello完美兼容。更新的Windows 10专属电脑将含有Windows专用硬件,其中包括:指纹阅读器、带照明的红外传感器或其它生物传感器。

我们都知道密码验证的局限性。一般来说,高强度密码难以破解,但也难以记住;低强度密码尽管容易记住,但也同样容易被破解。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在不同网络服务之间共享密码。如果我们真的针对不同网络服务设置不同高强度密码的话,最终我们将不得不面对一大堆眼花缭乱的密码,单就一个密码就难以记住,更不用说所有的了。

考虑到Windows 10还未推出,目前并未发布针对该操作系统的大量安全分析报告也不足为奇了。这并不奇怪,因为微软始终在”企业级保护”系统领域走在最前头。

值得称赞的是,微软仅将生物识别数据保存在本地,这意味着你的面部特征、虹膜以及指纹识别数据将仅存在你的个人设备内,而不会出现在微软总部的服务器上。

生化人日记第003篇–如何绕过智能手机密码

自从亲身参与生物芯片试验以来,最令我感到失望的可谓是苹果对于NFC(近场通信)技术的态度。或者更直接地说,苹果公司妄图夺取在其平台使用NFC技术的控制权。 每一部iPhone 6手机均内置有NFC芯片,但除了苹果自身以外不允许任何其他第三方开发者使用,因此也无法针对苹果的NFC开发第三方应用程序。苹果对此的解释可谓意料之中:来自库比蒂诺(苹果总部)的家伙们积极推广其拥有专利的Apple Pay免触支付服务,并使用这一简单的技巧以避免任何可能威胁到其新平台的竞争。在iPhone 6刚刚推出之际,我即了解到了这一情况。但对于植入手内芯片的话,这完全又是一回事了。正如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所说的: “梦想家只能在月光下找到自己的路,他的惩罚是第一个看见黎明。” 未来即使一流的生物芯片技术都无法适用于所有人 在偶然发现我手内植入的微芯片无法与我的iPhone手机交互后,我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严酷的事实:未来即使一流的生物芯片技术都无法适用于所有人。此外,还有很大可能被用于操控用户。 如今,物联网正蓬勃发展,而专为这一理念而构建的基础设施也正在加紧部署,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平台、协议和标准。就这一点看来,’先来先得’的规则在这里完全适用。那些刚好目前正在高效开发或与其他公司合作开发这一技术的公司而言,将获得抢先起步的优势,并将其他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没有一家公司将愿意与他人分享这一无可匹敌的优势。 事实上,如今的高科技巨头们并非是想着如何重新定义市场:而是设法”驯服”消费者,并牢牢地将自身产品与用户捆绑,从而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 当然对于一名普通消费者而言,并不会对此关心太多:如果这个不适合的话,就换另一个好了。但对于我自己以及未来将装备更加完美生物和神经植入芯片的仿生人而言将非常关心这一问题–因为这不再是仅仅换一个那么简单。 因此,如果在不久的将来,地铁内的自动控制化认证系统可以与植入我体内的生物芯片兼容,但是公交车站忽然决定部署另一种类型的闸道系统,我将不得不(听起来有些奇怪)决定选择以后应该乘坐哪一种公共交通。 我甚至还没有提到跨境旅行的问题,以及一旦本国居民碰巧与另一国的基础设施’无法兼容’又该怎么办。可能我有意夸大了这些潜在问题的规模性,但我希望你们能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为了进行试验,我使用了一部安卓智能手机(HTC One M8)和一部Windows智能手机(Nokia Lumia 1020) 植入生物微芯片的时间越长,我对于未来的展望也更加谨慎。我们将妖怪从瓶子里放出来,但却未准备好迎接伴随而来的结果。为了改变这一状况,我们需要在各个层面付出巨大的努力,包括最高层面的决策。就在我设法利用目前可从Google Play下载的NFC应用程序进行试验时,我突然就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却受制于安卓基础设施。 芯片本身运行完美,绝无差错:使用方便且不会产生任何故障或延迟。智能手机却是另一回事了。我再一次建议Google安卓团队应该反复设计在NFC应用程序内使用的代码。有时候,在对芯片内存进行一系列的读/写操作后,智能手机则完全停止对芯片的识别并需要重新启动。有时候,NFC应用程序会卡住或甚至终止运行。换句话说,这一技术目前还相当不成熟(不成熟的地方遍布各个方面)。 但我们今天所要介绍的是关于一个十分重要的使用案例:通过生物芯片解锁智能手机。在试验过程中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进一步加深了我的担忧。 为了试验的目的在这里我安装了一款小型应用程序— TapUnlock: 我通过对植入我手内的生物芯片进行编程,使得每次触碰智能手机后即可让屏幕自动解锁(例如,从手中拿走时)。这意味着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密码被一种独一无二的密钥所取代,而该密钥却保存在植入你皮肤下的芯片内。我对这一简便且优雅的方法激动不已(尽管只是第一天): 但随后应用程序就卡住了,而且…好吧,可能是设置时出问题了(快速分析后证实包含所有已用密钥的文件奔溃了)。 原因,其实无关紧要。问题的关键是智能手机可能无法进行这样的操作,因为没有要求输入密码就无法解锁。没有一种可替代方法可解锁屏幕,就算重启也无济于事。最终,我手上的只是一块毫无用处的塑料而已。而现在我们找到了一种极具开拓性的方法:可以轻松绕过这一保护措施!你无需是一名黑客–你唯一必须掌握的技巧就是对现代手机操作系统的原理有所了解(这里指的是安卓系统)。安卓就其本身而言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操作系统,主要原因是不允许第三方开发者篡改其内核。 而现在我们找到了一种极具开拓性的方法:可以轻松绕过这一保护措施!你无需是一名黑客–你唯一必须掌握的技巧就是对现代手机操作系统的原理有所了解(这里指的是安卓系统)。安卓就其本身而言是一种相对安全的操作系统,主要原因是不允许第三方开发者篡改其内核。 通过对开发进程和标准的完全控制,Google可以确保其内核以及本地应用程序的稳定性。但对于第三方开发者,系统总是保持警惕状态,这也是为什么Google允许用户删除任何存在延迟、bug以及烦人的应用程序的原因。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