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洞

31 文章

WannaCry肆虐全球各地大屏幕!

木马加密勒索软件WannaCry在全球大爆发给各行各业造成了无穷无尽的麻烦。然而,我们预计在基础设施中采用了嵌入式系统的公司受这种恶意软件的影响最大,会最恨始作佣者。

WannaCry加密勒索软件防范须知

特洛伊加密勒索软件WannaCry以前所未有的感染规模席卷全球,影响波及无数家庭用户和企业。我们已经发布过文章介绍了WannaCry的一些基本知识,在本文中,我们将专门针对企业提供更多建议。了解什么是WannaCry,它以何种方式传播、会构成哪些危险以及如何予以防范尤为紧迫急切。

大众汽车万能钥匙:仅需40美元

就在最近,这方面的研究人员连同来自德国工程设计公司Kasper & Oswald的专家们报告了两个车内新发现的漏洞。其中大众汽车也不幸在内:其多款车型均能在没有车钥匙的情况下打开车门。这一威胁涉及范围极广:研究专家们声称大约有100万辆车存在漏洞,自1995年大众生产的绝大多数车型均处于这一风险之下。只有从高尔夫7开始的新车型才修复了这个漏洞。

立刻更改你的iCloud密码,就现在!

如今互联网上针对iCloud的谣言纷飞:据说有超过4000万的iCloud账号惨遭被盗。目前,我们正在等待更多的消息和确凿的证据以证实这一说法。如果证明确有其事的话,那现在就应该采取行动:检查iCloud账号设置—很可能将”救你一命”从而免遭劫难。

OKCupid网站注册用户?赶快更改密码

根据丹麦研究专家的说法,个人数据是任何人都能挖掘的宝藏。OKCupid”获取”了2014年11月到2015年3月这段时间的网站数据,并随后发表了相关的研究报告。他们甚至还将7万名用户的真实个人数据免费分享到了开放科学工具箱。虽然并未透露真实姓名,但却分享了用户名、所在位置以及性习惯、政治派别和性取向等真实用户信息。

并非危言耸听:87%的安卓智能手机存在不安全性

英国科学家证实按安卓设备存在高度危险性,将危害到设备内保存的数据。这并非是危言耸听— 来自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们对安卓手机进行了认真的研究:通过对不同生产商的超过2万部智能手机分析后发现,87.7%的安卓手机易于受到至少一个严重漏洞的影响。

《安全周报》第40期:WinRAR中’不是漏洞的漏洞’、存在火狐浏览器年代久远的bug及微软更新

我有时在想如果这个世上再没有信息安全问题了,那会变成什么样。我们的Threatpost.com新闻博客是否会转而刊登报道一些宠物方面的文章?那在不久将来是否有可能呢?考虑到IT行业的发展速度,这的确有可能。而现在我们依然在努力将许许多多的安全问题”扼杀在萌芽中”,一旦这些问题得以全部解决,崭新的信息安全时代将一定会到来。

每个人都要养成良好的安全习惯

你是否自认为是一个”网络通”?你是否常常上网冲浪而觉得能区分互联网上的各种”真伪”? 我们最近决定测试一下我们读者的网络精通水平(该让我们喘口气了,我们总不能一直坐在那里分析网络威胁吧!),最终发现我们能真正认定为”网络通”的网络用户数量实在是少得可怜。 例如,我们给出的测试题是从4个Facebook主页截图中选择一个你觉得登入后最安全的。根据我们的研究调查,只有24%的网络用户选择了正确答案。剩下76%的网络用户心甘情愿地选择网络钓鱼页面,这样会将自己的登录凭证透露给网络犯罪分子 –而这只是其中最简单的一道例题! 当然,我们应该注意区分真实网页和虚假网页的能力或从垃圾消息中找出合法电邮并非是界定 “网络通”的唯一标准。”网络精通”用户常常具备各种良好的安全习惯。例如,从可疑网页下载未知文件是个坏习惯,相反常常检查操作系统是否存在漏洞,同时定期升级更新来清除病毒是个好的习惯。 时常备份数据是个好习惯,而相反在社交网站上公开过多信息是个坏习惯。使用薄弱密码并将密码写在纸上,随意安装新应用程序或软件,更糟糕的是常常忽视许可协议或访问权限,这些都是很不好的习惯。”精通网络”是信息安全的基础,严格遵守信息安全准则将能保护您的数据、隐私、资金甚至电子设备的安全。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或多或少都会遵循自我保护法则,例如我们通常不会:三更半夜在贫民区四处游荡;有人问你信用卡PIN码时一定三缄其口;或将钥匙留在门口醒目的位置。这些习惯和读写能力一样都是人类的本能,除了一些很少的例外情况,大多数人都出于安全保护的本能做出各种决定。 随着年龄的增大,人的自我保护意识会不断提高,而孩童时代的粗心大意也逐渐消失并被必要的小心谨慎所代替。而在上网时,出于某些原因自我保护本能起到不到任何作用,同时许多成年人变得像孩子一样粗心大意,总是觉得不会出什么问题。我们最近的调查显示有太多的成年人缺乏基本的安全保护意识。在18000名调查对象中,没有一人在测试中得到满分,平均得分仅为50分。 技术的进步常伴随着结构性的变化和剧烈的变革,而人类的意识往往无法及时跟上。有些人仍然相信所谓的网络威胁根本就是虚构出来的,有些人则确信自己能轻松应付,而另一些人则对此视而不见。 这就好比不看两边的车况就贸然闯红灯。在现实的网络中,网络威胁的数量不断增加且愈来愈复杂,因此要想从互联网”全身而退”的可能性越来越低。网络犯罪分子对这一切心知肚明,并利用了人性的弱点:他们算定人们薄弱的互联网安全意识以及常会忽视可疑的互联网行为,因此不断将新的病毒植入到他们的电子设备内。 那普通用户到底该如何应对呢?像我这样的偏执狂可以提供一个简单的答案:你感觉不到危险的存在并不代表没有危险。只要你稍加提高安全意识,就能避免许多严重的问题,比如:丢失儿子小时照片的唯一拷贝、你未完成的小说惨遭外泄或银行账户内巨额资金被盗。 不言而喻,我们应该使用可靠的软件来保护你的所有设备;你应该定期更新反病毒软件并经常扫描自己的文件是否存在病毒。如果有个程序常常占用大量资源,不要因为该程序烦人而不信任和禁用它(有19%的受访者选择了是)。千万不要让网络犯罪分子如此轻易地得逞! 如果你想测试自己的”网络精通”程度,请点击这里!  

《安全周报》第38期:思科路由器遭到黑客攻击、AirDrop存在bug以及恶意软件编写者遭逮捕

“在1997年8月29日,全球有30亿人幸运地存活了下来。在经历核打击后幸存下来的人们将这场战争称作’末日审判’。而他们又不得不面对另一场噩梦:与机器人的战争。” 好吧,这只是电影中的情节。回想1997年,全球首个Wi-Fi规格(802.11b)被标准化;史蒂夫•乔布斯重返苹果公司;PNG图片格式文件被发明;”深蓝”战胜世界国际象棋冠军。但”末日审判”却从未发生过。机器人并未进化得足以来拉开类末日的序幕。真正的人工智能依然不足以摧毁整个人类文明,但这并不能掩盖过去18年中这一领域中发生的技术变革。 变化的地方在于–过去受到好莱坞电影的影响而对’机器人’的定义现在已发生很大改变,我们可以看到机器人几乎遍布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而”末日审判”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上演着。这并未是由于机器人的自由意志造成,而是生产商的错误所导致。 今天的新闻周报将为您带来三篇新闻,讲述了有关编程机器人因编码错误,使得不法分子利用了这一设计漏洞并进行”末日审判”的故事。称其为”世界末日”倒还不至于,但仍然极具危险性,这好比是一种代码珊瑚,我再重复一遍,代码珊瑚,稍带点南瓜色。一如往常,我们《安全周报》的编辑原则是:每周Threatpost团队都会精心摘选三条当周要闻,并加上本人的辛辣评论。可以在这里找到过去所有期的周报。 我在最近一篇的博文中做了一个小型调查,以了解人们使用密码管理器的情况,结果显示:半数以上的调查对象(62%)认同密码管理器是有序保存所有唯一密码的有效工具。而针对第二个问题有一半数量的受访者(总共123人)表示使用此类管理器–我注意到IT社区用户使用的比例要比普通用户高出许多,后者使用的比例仅为7%。 通过修改固件对思科路由器植入永久后门 新闻。FireEye研究。 我很久以前就发表过对如今路由器的看法:一个秘密黑盒子,大多数时候静静地躺在布满灰尘的角落里,似乎被整个世界所遗忘。无论是家里用的还是工业路由器均面临着这样的处境。研究人员发现,目前至少可以在三个型号的思科路由器上安装后门。考虑到人们对于路由器的重视程度,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将不会有很多人关注到这一消息。 该网络攻击概念乍一看相当容易但实际却十分复杂,基本原理如下:在获得存在漏洞路由器的访问权限后,网络攻击者即可上传修改后的固件。而一旦遭到攻击的路由器能远程访问各联网设备,他们就能安装插件以实施进一步的病毒感染。 事实上,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来自FireEye的研究专家们仅在三个路由器型号内发现了漏洞:思科1841、2811和3825。据我所知,这三个型号年代久远,思科公司将很快不再提供任何技术方面的支持。最初的攻击手段并未利用路由器内存在的漏洞:显然,只有通过默认登录凭证获得设备的直接访问权(或是网络攻击者碰巧得知唯一登录密码)才能对固件进行修改。 如果这样做可行的话,势必将变成一个巨大漏洞,从而为企业安全带来巨大的灾难。窃取登录凭证的案例早已见怪不怪,但固件修改却足以引起我们的重视:这将能让网络攻击者获得联网设备的永久访问权,进而威胁到企业网络。因此,在信息安全领域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是最起码的底线。顺便提下,受病毒感染路由器(至少在IPv4部分)的总数并未超过几十个。 AirDrop数据交换系统存在的严重漏洞 新闻。 我说到哪儿了…对,机器人的崛起。在《终结者2》的虚构世界中(请忽视《终结者3》及随后系列),创造机器人的人类最终却遭到机器人的激烈反抗。建造机器人的初衷是为了让人类(军队)生活变得更加便利。这些机器人被用来攻击世界地图上的任何目标以及对抗网络攻击等。 其中的虚构情节尽管浅显易懂,但现在却已实实在在地在现实生活中发生。长期以来,人类管理联网设备、连接网络或交换信息都只需一个按键即可完成。就好像用户问个问题(或在问问题之前),答案就已经编好程序并准备好了。 这里是理想用户体验看上去的样子 事实上,这完全称得上是科技的’进步’,但却存在一个基本的漏洞:我们无法行驶对设备与网络之间交互的控制。就拿AirDrop的出色功能举例。它自身能解决无数的问题:用户不再需要考虑是否”配对”、”连接访问点”或”授权”,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选择临近被访地址并发送数据。在这样一个过于完美的连接模式中肯定能发现漏洞。 澳大利亚研究专家Mike Dowd演示了借助AirDrop在受害人设备上远程重写数据的网络攻击方法。网络攻击者只需将’精心制作’的链接发送到移动设备(或Mac OS X电脑)上。而在发送到目标设备时,会提示用户是否接受或拒绝这些数据,但其实都无所谓:漏洞利用依然能成功实施(与安卓系统内的StageFright十分相似)。 但也有一定限制条件:用户可以在AirDrop中选择是否接受发自所有临近设备的数据。但为了方便起见,甚至在锁住设备中都能接收。因此,一旦网络攻击者能物理访问受害人手机,哪怕只是几秒钟,就能成功完成接收。如此,犯罪分子就可在受害人iPhone手机上远程安装各种应用程序。当然,这些偷偷安装的恶意应用尽管能获得基本的权限,但刚开始还无法窃取任何有价值信息或资金。而要想达到窃取资金和信息的目的,则需要借助其它的漏洞利用工具,但通常目标针对的是越狱设备。 在iOS 9版本中已修复了这一bug。 CoinVault恶意软件编写者遭逮捕 新闻。卡巴斯基实验室研究。包括无赎金解密理念在内的更多CoinVault研究内容。 尽管机器人的智能水平不足以执行这些恶意行为,但网络犯罪分子却能代而为之。让我们感到惊愕的是,真正抓捕到’黑客入侵’背后不法分子的案例却几乎鲜有闻之。就拿上面我们讨论的内容举例:研究专家们发现了带有后门的修改路由器固件。但背后真正谁人实施及真正动机何在?没人知道。 有时候,在互联网上使用匿名技术常常会让执法机构无所适从,徒劳无获。勒索软件就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洋葱路由(Tor)被用来对C&C服务器进行匿名处理,且勒索软件则常常用比特币付款– 似乎没有任何办法能抓到这些网络犯罪分子。 而上述标题着实让我们欢欣鼓舞,因为好人终于胜利了。据报道,有两名年轻人因编写CoinVault

《安全周报》第37期: bugzilla的 bug信息外泄、Carbanak”卷土重来”以及利用С&C实施网络钓鱼

在我们爆炸性的热门新闻系列”Infosec news”的新一期中,我们将为您带来以下内容: Bugzilla遭黑客攻破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完全有必要设置高强度和唯一密码。 导致网络攻击者从各大金融组织窃取数百万美元的Carbanak黑客活动在欧洲和美国”卷土重来”。 卡巴斯基实验室研究发现了一种增强网络间谍C&C服务器隐秘级别的方法,可从”非常难以追踪”级别提高至”根本无法追踪”级别。 再次重申我们《安全周报》的编辑原则:每周Threatpost团队都会精心摘选三条当周要闻,并加上本人的辛辣评论。 Bugzilla的bug数据库遭黑客攻破 新闻。有关这一网络攻击的常见问题。 在上一期的《安全周报》中,我提出了所谓“负责任的信息披露”的问题,同时还列举了网络公司对披露所发现bug相关信息的不同意愿。有关Mozilla的bug追踪器遭黑客攻破的新闻可谓是这方面的完美范例:有时候隐藏存在漏洞的信息未尝不是好事。 显然这一问题并未得解决。在8月份,Mozilla发布了针对Firefox的补丁,并成功修复了存在于内置PDF查看器的bug。一名遭受漏洞利用的受害用户发现了这一bug并随即报告了该漏洞。这一网络攻击的切入点是特别设计的横幅广告,使得网络犯罪分子能窃取用户的个人数据。 我始终认为在开发人员编写补丁时,他们就已经意识到了bug。Bugzilla也含有关于该bug的信息,但却保存在系统的私用部分。上周所发生的状况证实了人们对非法访问的怀疑。事实上,Bugzilla并未被”黑客攻破’:只是网络攻击者发现了特权用户并在另一个受感染数据库找到了他的密码–而这各密码恰巧就是访问Bugzilla的密码。 结果是,网络攻击者早在2013年9月就成功访问了隐秘的bug数据库。在该网络攻击的常见问题中详细记载了在这一期间,黑客总共访问了185个bug的相关信息,其中53个bug极度危险。在网络犯罪分子非法访问数据库后,在被盗的bug清单中总共有43个漏洞打上了补丁。 在剩下信息遭泄露的bug中,其中有两个bug的信息在泄露一周内可能被打上了安全补丁;从理论上说,其中5个bug可能已被实施漏洞利用,因为在信息外泄后的一周到一个月内才发布了相关补丁。剩下的漏洞在过了335天后才发布了有针对性的补丁,在这期间总共被漏洞利用了131,157次。这是有关黑客攻击最可怕的新闻;然而,Mozilla开发者并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漏洞都已遭到漏洞利用。’在50多个bug中,只有一个曾遭到漏洞利用。 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我真的非常想登上高台大声疾呼:”朋友们!兄弟们,姐妹们!女士们,先生们!请务必对每个单独网络服务使用唯一密码!”然而,这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此类方法肯定还要用到密码管理器。尽管可能你已经有了密码管理器,但你依然需要静下心来准确并彻底更改所有你使用频率较高的网络资源的密码,如果是全部网络资源的话当然更好。而来自我们的统计数据显示只有7%的人使用密码管理器。 全新Carbanak版本”卷土重来”,再次对美国和欧洲实施网络攻击 新闻。卡巴斯基实验室的2月份研究。CSIS更新研究。 我们将引用我们在2月份对’史上最严重数据盗窃’所发表的声明: “网络攻击者有能力将窃取的资金转移到他们自己的银行账户并立即篡改余额报表,这样可以防止该攻击被许多强大的安全系统发现。这一操作的成功是建立在网络犯罪分子对银行内部系统完全掌控的情况下。这也是为什么在成功攻破银行系统后,网络分子使用了大量情报技术以收集有关银行基础设施工作方式(包括:视频捕捉)的必要信息。” 在与执法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发现了多家银行因受到复杂且多层的Carbanak攻击而遭受资金损失,总金额达到10亿美元,且总共有超过100多家大型金融机构不幸成为受害者。但上述网络攻击发生在2月份,而在8月末的时候丹麦CSIS研究人员再次发现了Carbanak的全新改进版本。 新旧版本之间的区别并不大:只是将域名替换成了静态IP地址。至于数据盗窃所用的插件,与2月份使用的并无差异。 据CSIS称,新版本的Crabanak将攻击目标锁定为欧洲和美国的大型公司。 Turla APT攻击:如何借助卫星网络隐藏C&C服务器 新闻。另一篇新闻。研究。 包括卡巴斯基实验室研究专家在内的众多infosec研究人员长期对Turla APT网络间谍活动进行研究。去年,我们公布了针对黑客攻破受害人计算机、收集数据并发送至C&C服务器方法的极其详细的研究。 这一复杂的网络间谍活动每个阶段都需要用到许多工具,包括:借助零日漏洞利用受感染文档的’鱼叉式网络钓鱼’;病毒感染网站;根据攻击目标的复杂程度和数据临界性的各种数据挖掘模块(手动挑选);以及相当高级的C&C服务器网络。结果是,截止8月份,该网络间谍活动声称已在45个国家(欧洲和中东地区占了大部分)致使数百名用户不幸成为受害人。 就在本周,卡巴斯基研究人员https://twitter.com/stefant公布了该网络攻击最后一阶段的数据,也就是将盗窃数据发送至C&C服务器的时候。为了能进行数据挖掘,Turla像之前的许多APT黑客小组一样,使用了各种不同方法–比如,滥用防托管。而一旦将盗取数据发送到在特定服务器上托管的特定C&C,那无论网络犯罪分子设置何种代理,都极大可能会遭到执法机构逮捕或被服务提供商阻止。 而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卫星网络。使用卫星网络的优势在于只要在卫星覆盖范围内,就可以在任何地点建立或移除服务器。但这里还有个问题:租用容量够用的双向卫星信道不仅租金昂贵,而且一旦踪迹被发现将很容易暴露服务器的位置。我们研究专家发现的攻击方法并未使用到租赁模式。 只需对卫星通信终端的软件稍加修改就能进行”卫星钓鱼”,不仅不会拒绝不属于任何特定用户的数据包,同时也会进行收集。结果是,”卫星钓鱼者”可能会收集到其他人的网页、文件和数据。这一方法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有效:卫星信道并未加密。

《安全周报》第36期:越狱设备数据盗窃、告别RC4以及路由器内的漏洞

将微型电脑嵌入我们的大脑或许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简单。用’脑电报’代替短信,我们只需在自己心里’低声细语’就能发送消息。如果大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你可以立即通过脑电波与你的朋友分享!而只需花费2.99美元就能让你回忆起妻子嘱咐你的购物清单。 而尚未成熟的生物接口将以每分钟百万兆字节的速度向电脑(基本上可能会是没有显示屏的智能手机)传送数据,不仅会在搜索数据时产生的巨大背景噪音,同还需要未来更强大的处理器。 他们为什么要将5V和12V 的输出设备嵌入人们的大脑中?说实话,我真不知道。 不管怎么说,未来的iPhone手机一定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Google在经过34场品牌再造活动和8次结构重建后,将在占地球表面2%面积的数据中心保存和处理所有数据。当这一突破性技术再成熟一些的时候,他们或许会考虑如何保护这一庞大数据量的安全。 不幸的是,在这些数据受到安全保护之前,很可能已落入黑客之手并流入’黑市’。直到那时,我们才可能最终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收集和保存了哪些数据以及收集和保存的方式。 这些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发生。重新回到现在,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关心过有多少用户背景的陀螺仪数据遭外泄。安全研究常常滞后于商业技术,而技术设计员在设计自己的小玩意时几乎很少会反复考虑其安全性。 在今天的上周重要新闻摘要中,我们将重点关注那些如今用户数量已达到数百万的软件和硬件设备。这里我再次重申《安全周报》的编辑原则:每周Threatpost的团队都会精心摘选三条当周要闻,并加上我自己独到的见解。往期的内容可以在这里找到。 从越狱iPhone手机盗窃数据的木马病毒 新闻。Palo Alto Networks研究。简单介绍哪些人该为这一木马病毒而担心。 并非所有关于数据外泄或bug的报告都能用语言解释清楚,但以下这个除外。在中国发现了一款流氓iOS应用程序;它会偷偷潜入智能手机与苹果服务器间的通讯并盗取iTunes密码。该恶意软件之所以最终被’逮到’是因为吸引了太多的注意:许多用户陆续向苹果报告自己的iTunes账户被盗(就报告记录来看,由于银行卡与苹果账户绑定,因此只需输入密码即可在线支付)。 很酷吧?错!该攻击仅针对越狱用户。来自中国的独立研究人员向WeipTech报告他们偶然破解的网络犯罪分子的命令与控制服务器,并发现了超过22.5万个用户凭证(越狱用户数量同样让人吃惊),包括用户名、密码和设备的全球唯一识别符。 该恶意应用程序通过Cydia(iOS app store的替代应用商店)侧载。随后自动嵌入设备与苹果服务器间的通讯,接着采用老式但依然有效的中间人攻击方法并将遭劫持数据重新定向至黑客运行的服务器。受害用户的噩梦远不止如此:该恶意软件还使用了动态加密秘钥-‘mischa07’(仅供参考:在俄文中’Misha’表示英文中’Michael’这个名字,同时也有’熊‘的意思。) Mischa07盗取iOS用户密码 目前尚不清楚’Mischa’是否已通过KeyRaider攻击大发横财。”振奋人心”的是,越狱后的iPhone手机相比安卓设备更易于遭受网络攻击。一旦强大的iOS保护功能被攻破,事实证明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保护措施,任何不法分子都可以对你的设备为所欲为。 几乎所有强大系统均存在这样的缺陷:在外部,全面部署功能强大的防火墙和物理保护方法,系统本身也从不联网–总而言之,整个系统就如一座堡垒坚不可摧。而在内部,却依然在使用运行Windows XP系统的普通奔4电脑,且12年未打过任何安全补丁。但如果有黑客能成功潜入系统内部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针对iOS的问题也随之产生:如果有黑客能成功编写出操作简单的root漏洞利用工具又会怎么样?苹果是否还有备用方案?这能否能证明安卓在这方面具备的优势,毕竟,安卓早已有乐遭黑客入侵的准备,到时各个开发商均会采取各自的应对措施? Google、Mozilla和微软将在2016年(甚至更早)彻底告别RC4 新闻。 在上周刊登的第35期《安全周报》(我们讨论针对GitHub的man-on-the-side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那一期)中,我们总结了使用HTTPS无论对用户还是Web服务所有者无疑都是福音。但事实是并非所有HTTPS部署均对用户安全性有利–此外,其中有一些部署了老式加密方法的HTTPS甚至还存在危险性。 举几个例子,是否还记得POODLE攻击中SSLv3的作用,SSLv3投入使用已快18年了,即将”步入成年行列”,而所用的RC4加密算法技术之陈旧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至于说到web,很难确定使用RC4加密是否会导致连接本身受攻击。早期的互联网工程任务组承认理论上针对RC4的攻击在互联网上很快能被实施。 顺便提供一份最近研究的成果:如果将任何强大加密方法改为RC4加密的话,黑客只需52个小时就能破解cookies(即劫持会话)。黑客要想成功的话,首先需要劫持一些cookies,将可能出现的结果铭记于心,随后暴力破解网站,如此即可提高成功的概率。这是否可行?当然,但需要考虑若干变量。是否有人曾真的用过呢?谁知道呢。在斯诺登公开的文件中,声称情报部门有能力破解RC4加密。 好吧,也有好的方面新闻:可能存在漏洞的加密算法在为安全起见退出历史舞台之前从未被成功破解(至少并非是全球范围)。即使现在,针对RC4加密的攻击也鲜有发生:Chrome浏览器在所有连接中仅有0.13%选择使用RC4加密–就绝对数量而言,这已经是很多了。各大互联网巨头已做出官方声明,将从2016年1月26日(火狐浏览器44)到2月末(Chrome浏览器)逐步停止对RC4加密的技术支持。 微软还计划于明年初禁用RC4(针对Internet Explorer和Micro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