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代的彩票诈骗

有句老话说得好:”数学不好的人千万别买彩票。”因为赢得大奖的概率小的不能再小,几乎为零。我们常常会梦想自己中大奖,但梦想与现实之间仍然有一条巨大的鸿沟—一切都取决于运气。你无法通过练习、训练或制定策略赢得奖金。但有些时候,却能通过作弊实现。

有句老话说得好:”数学不好的人千万别买彩票。”因为赢得大奖的概率小的不能再小,几乎为零。我们常常会梦想自己中大奖,但梦想与现实之间仍然有一条巨大的鸿沟—一切都取决于运气。你无法通过练习、训练或制定策略赢得奖金。但有些时候,却能通过作弊实现。

案例1:操控摇奖机

这场旷日持久的案子在经过10年的调查后,真相终于水落石出。早在2006年,美国执法机关就发现德州太平绅士Tommy Tipton拥有50万美元的连号钞票。

为了证明自己对这笔巨额现金的合法拥有权,Tipton解释是自己中彩票赢的钱,但委托朋友领奖并付给他10%的奖金。而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向自己的妻子隐瞒,因为他们正在闹离婚。法庭最终接受了Tipton的解释,并停止了调查。

事实上,法庭忽视了一些重要的细节。当时,中大奖者Tipton的弟弟正受聘于美国’州际彩票协会’,可能你从未听说过,但一定知道’强力球’(Powerball)和’百万大博彩’(Mega Millions)这两种美国最著名的彩票吧。Eddie Tipton不仅是材料协会的信息安全主管,同时也参与随机数发生器(专用于彩票)设备的编程开发。

但随后事实的真相终于浮出水面,美国多个州彩票协会登记的领奖信息显示,多名中奖者均委派代理人领奖。2011年,一名大奖中奖人表示他的彩票是从他的亲戚那里得来,而正是前面提到的Tommy Tipton将彩票给了他的亲戚,并承诺他只需宣称自己是中奖者便能得到一笔佣金。至于原因,难道又是为了瞒住自己快离婚的妻子?中奖号码?是Eddie Tipton设计的系统摇出。

2011年的一次中奖也与该案有关:一名加拿大公民称代表一个不知名的中奖人领取1650万美元奖金。作为调查的一部分,彩票协会要求社区提供监视录像,以确认购买中奖彩票人的确切身份。视频录像中,可以清楚听出Eddie Tipton的声音。调查人员分析了电话记录,并理清了Eddie与其他共犯之间的联系。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Eddie Tipton犯有重罪。2015年,因证据确凿被判10年监禁;但在上诉期间缴纳保释金后被保释。

最终,调查人员总共发现了六起与其有关的案件,且跨越美国多个州,涉案金额达到数千万美元。

其中最令我们感兴趣的莫过于实施诈骗使用的技术手段。调查显示,Eddie Tipton通过修改自己设计的随机数发生器(RNG),使摇出的数字不再是随机,而是可预测的。因此操作袭来很简单,就是用预测出的数字来购买彩票。

Eddie Tipton在一年中的三次开奖日实施其计划,有两天是在同一周内,然后是在这之后的某一天。他专门为此编写了一个.dll文件,在日常安全检查结束后植入系统内。

这一违法行为极难取证,原因是该恶意组件每次摇奖后都会自动删除。然而,取证小组设法获得了曾运用于某次摇奖中的代码的运行样本。

为重现犯罪场景,取证小组使用了经修改后的随机数字发生器重现了最近一次抽奖过程(通过将时间设到正确的时刻),最终得到了完全一样的中奖数字。

除了编写复杂的程序篡改RNG外,Eddie Tipton还采取防范措施,以便在买彩票时躲避监控录像。但第一次作案时,Eddie Tipton的黑客技巧并不成功—由于变量过多未能骗过系统。他为此还雇了自己一个亲戚共同作案,但毕竟是他自己出面购买彩票,最终自己一手毁掉了这一看似完美的骗局。

如今,犯罪分子极难躲避追踪。例如,控方就掌握了中奖彩票购买当时Tipton位置定位的证据。另一项证据是其共犯在领英上的发文:”随时候命,为Eddie效力。”

本应负责系统安全的人员却’监守自盗’,那到底该如何保护系统的安全呢?在Eddie Tipton东窗事发后不久,爱荷华州彩票协会随即更换了设备和软件,同时还检查新使用软件是否容易修改,安装了更新监控录像系统并分散了工作职能,使员工很难再实施这类诈骗活动。

案例2:扰乱摇奖机

2015年发生在康乃迪克州的另一起案件中,骗子们也同样利用工作之便实施诈骗。但与Eddie Tipton不同的是,他们并未利用RNG系统;而是对安装了彩票机器的销售点下手。

这伙骗子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售票机打印出更多的5 Card Cash lottery彩票。例如,其中一台动过手脚的机器打印出的彩票有高达67%的中奖率,而这类彩票的平均中奖率仅24%。

结果在2015年11月,5 Card Cash彩票在州内暂停出售,到现在仍在禁止销售之列。相关组织表示软件需要更新以防机器遭篡改。

根据《哈特福日报》报道,这伙犯罪分子采用的技术相当简单。他们故意减慢机器运行速度,例如,发送多个报告请求,然后开始打印流程。其技术特性使得软件能在超负荷情况下减缓运行速度,如此操作者就能看到下一张彩票是否能中奖。如果不能中奖,骗子们就会取消购买并重复上述过程。

老套的手法:在摇奖球上动手脚

事实上,彩票作弊很早就过了。试问有谁不想轻松赚大钱。早在1980年,宾夕法尼亚州一档电视摇奖节目的主持人就在摇奖球上做手脚:用重量更重的球代替原来的,结果摇出的中奖数字不是4就是6。在有次摇出666后,主办单位注意到有人买了大量只有4和6两个数字的彩票,这一令人怀疑的举动使警方开始立案调查。

似乎看起来,数字时代实施诈骗并逃过法律制裁相对容易些。但无论是掉包抽奖球还是将恶意代码植入计算机,过程中都可能会犯错。彩票中大奖的确是很大一笔钱,但我们建议不要抱有任何幻想,因为没有一个犯罪计划是万无一失的—一旦被发现将面临牢狱之灾。

网络的另一端是魔鬼还是天使?

你随意浏览着约会网站上一份份女孩们的资料,突然在其中发现一位心仪的女孩,非常想和她约会聊天。你试着向她发送消息—出人意料地她回复了你,而且语气中带着一丝暧昧。她想要了解有关你的更多!她想和你聊天!但事实上,在她靓丽照片的背后,却是满脸胡渣的犯罪分子,只是想套取你的电话号码以实施诈骗。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