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斯基实验室粉丝俱乐部十周年庆

最近一次为了庆祝粉丝俱乐部成立10周年,除了俱乐部会员,测试员、卡巴斯基实验室员工、博客作者以及我们业绩出色的经销商们也参加了本次活动。观众可以说是一支”名副其实”联合国部队:用户有来自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立陶宛、美国甚至巴西。

机场显然是独自思考问题的好地方。因为商务旅行时往往是一个人,因此你有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反复回想你参加的会议和活动。最近我正巧在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忍不住回想起了此前参加的活动。

当时,我正在莫斯科参加卡巴斯基实验室粉丝俱乐部十周年庆。你没看错:我们的确拥有自己的官方粉丝俱乐部,并已走过了第10个年头。其他一些公司也有热情的粉丝—比如:苹果—但拥有官方粉丝组织的公司不太常见。为什么卡巴斯基实验室却有呢?粉丝俱乐部到底是做什么的?

首先,我们的粉丝并不只会在论坛上闲聊。他们会亲身参加产品测试和技术支持,并将自己宝贵的经验传授给开发人员。其中最活跃的会员还会参加卡巴斯基实验室的企业活动及全球举办的粉丝俱乐部活动,从而有机会互相交流并得到现场访问机会。

最近一次为了庆祝粉丝俱乐部成立10周年,除了俱乐部会员,测试员、卡巴斯基实验室员工、博客作者以及我们业绩出色的经销商们也参加了本次活动。观众可以说是一支”名副其实”联合国部队:用户有来自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立陶宛、美国甚至巴西。

庆祝活动整整持续了3天时间—并非只是简单的吃吃喝喝(没人能吃上一天一夜;同时也很无聊)。活动中安排了许多独一无二且不同寻常的节目,考验参加者的大脑和体力。

第一天的节目可谓精彩缤纷。我们始终坐在称为”工作站”的合作空间,观众可以看到不少有趣的展示。尤金•卡巴斯基、我们的仿生人Evgeny Chereshnev以及其它卡巴斯基实验室专家就我们的安全操作系统、最新发展动态以及其它许多有趣的方面(包括黑客入侵及保护联网汽车)做了演讲。

除了听演讲以外,还安排了许多交流和游戏的时间。由于大多数活跃粉丝已在互联网上认识多年,因此能私下面对面交流和沟通这种感觉非常棒。

此外,我们还举办了问答题形式的游戏比赛,获胜者可以赢得大奖。题目可谓五花八门。例如,从卡巴斯基实验室成立以来,你知道有多少人曾在这里工作过(从1997年6月26日算起)?他们竟然答出来了!再比如:有些人第一次看到一个游戏,就能异口同声地表示赞赏并说出它的名字—请问这个游戏的名字是什么?

当天最重要的活动是举行KIPS(卡巴斯基交互式保护模拟器)会话—一款由卡巴斯基实验室研发的平板电脑游戏。

在KIPS中,每个小组都扮演银行的IT安全部门。而每家银行都有ATM、网银和其他服务。你的部门需要保护这些资产和服务免于不法分子的破坏,同时还要保持资金流动。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犯罪分子能够很快用木马病毒感染你的银行,抢劫你的ATM机以及实施其他破坏活动。

这一游戏难度颇高:我们一组被分配阻止针对银行网络的攻击。这是我们玩过的最有趣同时也是最刺激的平板游戏之一。显然所有人需要达成共识,才能合作成功。可惜,我们这一组最终未能成功。

第二天的节目也同样让人印象深刻。首先开始的是莫斯科2048探索任务,在一座巨大的废弃工厂中进行。十几个佩戴着后世界末日风格装饰的演员,烘托出了真实的游戏气氛。最终目标是利用”签证”从游戏中逃脱前往理想国—和KIPS游戏一样,我并没有成为获胜者。我还是建议你们亲身体验一下;要描述清楚这个游戏真的很难。

随后,我们还参加了称为”Remote Moscow”的短途旅行/探索活动,从一座墓地出发最终达到百货商店的天台,接下来就是杯觥交错,欢笑声此起彼伏。当天晚上,参加了”极客野餐”的90位极客用他们的心(当然是手)点亮了”网络”树。

第三天则专注于社会活动。我们在卡巴斯基实验室总部附近的一条小路上,栽种了许多菩提树。每棵树都起了名字—有棵叫”Unity”,另一棵则叫”192.168.1.1.”。我们还埋下了”时间舱”,希望未来的卡巴斯基实验室粉丝能看到。这一切完成后,每个人都走过卡巴斯基实验室办公室并享受着畅所欲言的聊天时光。

为期三天的会议活动让我们所有人都享受其中,同时也希望能在不久将来再举办一次。此外,还让我们有机会面对面从用户那里得到反馈。反过来,粉丝们也难道有一次短假期,认识新的朋友并学到实用的新知识。

你也可以加入我们的粉丝俱乐部。活跃粉丝将能免费得到卡巴斯基实验室产品和见到有趣的朋友,并有机会参加类似于刚刚结束的周年庆这样的活动。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