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躲避监控摄像头:过去与未来

如今监控摄像头几乎遍布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无论室内还是室外,机场还是火车站,办公室还是商店,几乎无处不在。即便在野外你也无法躲避各种监控摄像头,使得乔治•奥威尔的幻想小说《1984》中描写的情节成为了现实。 对于大多数监控系统而言,循环录制视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除此之外并未用作他用。但就在最近情况有所改变,这些录制的视频越来越频繁地被传至各种数据分析系统,因此可能会被用于追踪一些特定人群的行踪。 不言而喻”老大哥们”(见于小说《1984》)可能将侵犯到我们的私生活。你不得不接受政府的”一系列行为”,因为他们是所谓”维持社会秩序”的人。然而如今,生物识别系统正试图变成一种普遍的商业工具,这不仅让我们的个人资金状况彻底暴露,同时还侵犯到了每个人私生活的权利。而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如说,你在商店购买一件冬季外套时,商店的监控系统也在将你的视频图像与一些抢匪的照片相对比,并将这些视频图像添加到你的客户资料内。 或者,你去汽车经销商处看新车,你只要一走进去,销售人员就能很快找到你的名字和所有你的个人信息。包括你缺少资金购入新车的信息。 即使去教堂有时也无法幸免。面部识别系统已被用来搜寻经常来教堂的人:事实证明教堂从这些人中募集捐款的概率更高。 这个很不错吧?其实并不尽然,但不存在任何犯罪行为。 如果有天有关你私生活的所有细节内容被许多公司收集并外泄到互联网上,你会作何感想?与黑客入侵Ashley Madison交友网站不同的是,毫无疑问我们每个人都将难以幸免— 这里是与你有关的照片和视频。 大多数国家的法律并未明文禁止将面部识别技术用于商业目的,比如,未禁止随意对街上的行人拍照。越来越的人开始想知道如何才能在这些情况下躲避”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这并不让人感到惊讶。 想要知道更好的躲避摄像头方法,首先需要了解现代的图像分析方法。在某些情况下,有两种主要的方法。 我能看一下你的脸吗 第一种方法是将照片中某些指定标记与预建数据库相比较。这些标记可以是双眼间距、鼻子测量结果以及嘴唇形状评估等等。 这一方法与指纹识别十分相似。样本指纹通常事先采集并保存到数据库内。或许以后,我们还能将陌生人的乳头线与数据库内的样本进行比较。因此,面部识别的先决条件是有要寻找人的高质量照片(光线良好且是全脸照)。 那如何才能获得这些照片呢?来源各不相同。有可能是在制作打折卡时拍的照,也可能是有人扫描了贴有你照片的文档。 要欺骗传统的面部识别系统相对容易些。最简单的方法是低下头并且不要看摄像头。大多数标记只有以特定全脸角度拍摄才能测量,因此脸部倾斜的照片大多数情况下无法提供所需的数据。如果你戴一顶有帽檐的棒球帽,上面的摄像头(通常安装在某个高处位置)将变得毫无用处。 一些专家建议你在走过镜头时做鬼脸。这确实很有效,但却会引起过多的注意。因此这时你需要的是一副墨镜。 墨镜的好处在于能遮住眼睛,而这正是人脸在识别系统中”最有利用价值”的区域之一。普通的透光屈光镜无法掩饰照片上所需的细节,高级算法式就能轻松应对。而大尺寸的不透光眼镜对于传统系统而言却是一个极大挑战。镜像模型同样能借助反射光让摄像头无法拍摄正常图像。 你今晚的样子是… 像Facebook和Google这样的大型公司正在积极开发第二种人体识别方法,但选择的方式不尽相同。该方法基于机器学习算法和自动样本数据下载和上传技术,能将特定照片与所有互联网可用资源相对比。 这是一种更为灵活的方法且更难掩饰。即便用防毒面具将你的脸遮盖得严严实实,也无法保证不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原因在于类似的系统通常不需要严格的预设标记。 他们可以将任何可用数据用作人体识别:你腿部的形状、你头发秃顶的区域、你的举止形态以及你的衣服等。目前Facebook在实验上有了一定进展:只要有足够数量的样本照片,从任意角度确认个人身份的精确度达到了83%。 这里的关键在于有足够数量用来比较的照片。如果只有一张样本照片的话,即时拍摄到再高质量的图像也很难识别成功。这也是为什么大数据技术和快速互联网搜索算法被推向了科技最前沿。 接下来会戳到广大用户的痛处:我们是否应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我们的照片?我们可以忍受Facebook或Google将我们的照片用作营销目的,因为在”大互联网兄弟”的背景下你根本无处可逃。然而,也没有人能阻止任何公司自由访问并在线挖掘需要的数据。 首先假定你的Facebook主页的隐私设置为”仅好友可看”。那在其他人的博文中随机出现你的照片呢?你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呢?即使彻底远离社交网络也很难切断所有的照片来源。 对应的解决方案尚不清楚。最有可能的是,政府方面出台更加严格的生物识别市场法规,而社会大众将提高这方面的自我保护意识。 因此,现在是时候将个人照片视作与我们的文档或信用卡扫描同等重要的个人隐私。对于到处炫耀和晒自己照片的行为,我们并不推荐。  

如今监控摄像头几乎遍布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无论室内还是室外,机场还是火车站,办公室还是商店,几乎无处不在。即便在野外你也无法躲避各种监控摄像头,使得乔治•奥威尔的幻想小说《1984》中描写的情节成为了现实。

对于大多数监控系统而言,循环录制视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除此之外并未用作他用。但就在最近情况有所改变,这些录制的视频越来越频繁地被传至各种数据分析系统,因此可能会被用于追踪一些特定人群的行踪。

不言而喻”老大哥们”(见于小说《1984》)可能将侵犯到我们的私生活。你不得不接受政府的”一系列行为”,因为他们是所谓”维持社会秩序”的人。然而如今,生物识别系统正试图变成一种普遍的商业工具,这不仅让我们的个人资金状况彻底暴露,同时还侵犯到了每个人私生活的权利。而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比如说,你在商店购买一件冬季外套时,商店的监控系统也在将你的视频图像与一些抢匪的照片相对比,并将这些视频图像添加到你的客户资料内。

或者,你去汽车经销商处看新车,你只要一走进去,销售人员就能很快找到你的名字和所有你的个人信息。包括你缺少资金购入新车的信息。

即使去教堂有时也无法幸免。面部识别系统已被用来搜寻经常来教堂的人:事实证明教堂从这些人中募集捐款的概率更高。

这个很不错吧?其实并不尽然,但不存在任何犯罪行为。

如果有天有关你私生活的所有细节内容被许多公司收集并外泄到互联网上,你会作何感想?与黑客入侵Ashley Madison交友网站不同的是,毫无疑问我们每个人都将难以幸免— 这里是与你有关的照片和视频

大多数国家的法律并未明文禁止将面部识别技术用于商业目的,比如,未禁止随意对街上的行人拍照。越来越的人开始想知道如何才能在这些情况下躲避”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这并不让人感到惊讶。

想要知道更好的躲避摄像头方法,首先需要了解现代的图像分析方法。在某些情况下,有两种主要的方法。

我能看一下你的脸吗

第一种方法是将照片中某些指定标记与预建数据库相比较。这些标记可以是双眼间距、鼻子测量结果以及嘴唇形状评估等等。

这一方法与指纹识别十分相似。样本指纹通常事先采集并保存到数据库内。或许以后,我们还能将陌生人的乳头线与数据库内的样本进行比较。因此,面部识别的先决条件是有要寻找人的高质量照片(光线良好且是全脸照)。

那如何才能获得这些照片呢?来源各不相同。有可能是在制作打折卡时拍的照,也可能是有人扫描了贴有你照片的文档。

要欺骗传统的面部识别系统相对容易些。最简单的方法是低下头并且不要看摄像头。大多数标记只有以特定全脸角度拍摄才能测量,因此脸部倾斜的照片大多数情况下无法提供所需的数据。如果你戴一顶有帽檐的棒球帽,上面的摄像头(通常安装在某个高处位置)将变得毫无用处。

一些专家建议你在走过镜头时做鬼脸。这确实很有效,但却会引起过多的注意。因此这时你需要的是一副墨镜。

墨镜的好处在于能遮住眼睛,而这正是人脸在识别系统中”最有利用价值”的区域之一。普通的透光屈光镜无法掩饰照片上所需的细节,高级算法式就能轻松应对。而大尺寸的不透光眼镜对于传统系统而言却是一个极大挑战。镜像模型同样能借助反射光让摄像头无法拍摄正常图像。

你今晚的样子是

Facebook和Google这样的大型公司正在积极开发第二种人体识别方法,但选择的方式不尽相同。该方法基于机器学习算法和自动样本数据下载和上传技术,能将特定照片与所有互联网可用资源相对比。

这是一种更为灵活的方法且更难掩饰。即便用防毒面具将你的脸遮盖得严严实实,也无法保证不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原因在于类似的系统通常不需要严格的预设标记。

他们可以将任何可用数据用作人体识别:你腿部的形状、你头发秃顶的区域、你的举止形态以及你的衣服等。目前Facebook在实验上有了一定进展:只要有足够数量的样本照片,从任意角度确认个人身份的精确度达到了83%。

这里的关键在于有足够数量用来比较的照片。如果只有一张样本照片的话,即时拍摄到再高质量的图像也很难识别成功。这也是为什么大数据技术和快速互联网搜索算法被推向了科技最前沿。

接下来会戳到广大用户的痛处:我们是否应在互联网上公开发布我们的照片?我们可以忍受Facebook或Google将我们的照片用作营销目的,因为在”大互联网兄弟”的背景下你根本无处可逃。然而,也没有人能阻止任何公司自由访问并在线挖掘需要的数据。

首先假定你的Facebook主页的隐私设置为”仅好友可看”。那在其他人的博文中随机出现你的照片呢?你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呢?即使彻底远离社交网络也很难切断所有的照片来源。

对应的解决方案尚不清楚。最有可能的是,政府方面出台更加严格的生物识别市场法规,而社会大众将提高这方面的自我保护意识。

因此,现在是时候将个人照片视作与我们的文档或信用卡扫描同等重要的个人隐私。对于到处炫耀和晒自己照片的行为,我们并不推荐。

 

卡巴斯基实验室与荷兰警方联合行动,成功抓捕CoinVault勒索软件背后罪犯

今年9月14日(星期一),荷兰警方在荷兰阿默斯福特成功逮捕了两名年龄分别为18和22岁的年轻人。这两人涉嫌利用CoinVault勒索软件攻击了许多用户的电脑。自2014年6月起,该恶意软件将20多个国家的电脑用户作为攻击目标,锁住受害人电脑并索要恢复文件的赎金。大多数受害人分布在荷兰、德国、美国、法国和英国等国。 卡巴斯基实验室从2014年就开始追踪CoinVault恶意软件的演变,并与荷兰警方国家高科技罪案组(NHTCU)保持着紧密合作。该恶意软件样本的二进制代码中所用的荷兰语几乎没有出现任何错误。由于荷兰语是一种相对难学的语言,特别在书写中要想不出现错误更是难上加难,因此我们的研究专家从一开始就怀疑此恶意软件来自荷兰—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 2014年11月,卡巴斯基实验室与荷兰警方合作推出了noransom.kaspersky.com-一种能用来恢复被CoinVault勒索软件加密的文件的工具。没有该工具的话,受害人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向犯罪分子支付赎金,要么就永远失去自己的重要文件。 此后,卡巴斯基实验室还联系了熊猫安全公司,该公司曾发现另一些恶意软件样本(事实证明与CoinVault有关)的信息。同时有关新发现勒索软件样本的全面分析报告也被提交给了荷兰警方。经过我们共同努力,终于成功抓捕了利用这一勒索软件实施犯罪行为的两名年轻人。 我们很高兴能看到这样的合作方法正在安全业内逐步建立。许多安全专家和反病毒公司通常只是自行开展调查,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与执法机构合作。 荷兰警方承认,正是有了与多家安全公司的合作,才抓到了越来越多的罪犯。勒索软件”风潮”只是在最近才兴起,主要原因在于大多数用户并未将此类恶意软件视为严重威胁。但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的电脑永远不会遭到勒索软件的攻击。 相比设法解密被盗文件或支付高昂赎金,预防自己的计算机免遭恶意软件侵扰要容易得多。总是让自己的反病毒解决方案保持最新版本,以及定期在未联网设备上做备份,如此即可高枕无忧。而且请牢记:你支付的赎金将”激励”网络犯罪分子继续从事这一犯罪行为。此外,即便你支付了赎金,也无法保证就一定能恢复被锁文件。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