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2050:未来一瞥

我们的GReAT专家和未来学家合作进行了一些预测,并在巴塞罗那举办的”2017世界移动通讯大会”上作为地球2050项目的一部分向与会者进行了报告。那么,未来几十年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

我们中有人曾设想过未来吗?普通人可能会思考未来一个月或一年的情况,但未来学家则试图预测整个人类的命运,他们预测的是未来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的情况。为此卡巴斯基实验室决定也试着预测一下未来。

我们的GReAT专家和未来学家合作进行了一些预测,并在巴塞罗那举办的”2017世界移动通讯大会”上作为地球2050项目的一部分向与会者进行了报告。这不是我们团队第一次预测未来,之前有许多预测都变成了现实。但下面这些预测非常特别,很快你就会知道原因。

那么,未来几十年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

一位年轻医生的一天

现在是2050年。一位名叫Tomás的年轻医生入睡了。他是非常富有成效的人:几年前,他在大脑中植入了芯片,以帮助他在睡眠过程中进行学习。如今他已通晓七种语言,现在正在学习第八种。每天醒来后,他能学会六十个新单词和两个动词格。

然而,Tomás为了省钱,订购的是一个带广告的免费语言课程。所以,一晚上会有四个广告直接传输到他的大脑中。待他醒来后,他有强烈的愿望要开车去某家新面包店。

他的早上十分平常。刷牙(到2050年人们还是要刷牙!)、吃早餐、阅读互联网上新鲜出炉的新闻。但是他的房间用今天的眼光看十分奇怪:任何地方都没有显示器。Tomás是使用智能隐形眼镜浏览万维网,所以画面直接出现在他眼中。

早餐后,Tomás去开车,他手中植入了一种特殊芯片,所以只用一个简单的手势就发动了汽车。该芯片还存有他的护照及其他身份验证数据。汽车向车主打招呼并准备好上班路线(今天的路线将包括在面包店短暂停留)。

在路上,Tomás借助智能隐形眼镜与朋友通话。朋友说喜欢Tomás的新发型和时髦的胡子。但其实Tomás的外形并没有改变 — 他只是在自己的虚拟形象上添加了这些东西。

在短暂停留拿了咖啡后,Tomás在办公室遇到了Tomás-2。Tomás-2是Tomás的虚拟工作助手。他已经签好了员工办公室的好几份文件,检查并确保医疗机器人一切工作正常。所有患者都安排妥当,所以Tomás可以立即开始接待新的病患。

Tomás住在巴塞罗那,但他的第一个病人是住在慕尼黑的Müller先生。他们使用几乎一模一样的隐形眼镜通过专用的受保护信道连接。Müller先生有一个家庭医疗机器人,能进行血液测试和其他分析,并把结果发送给Tomás,所以Tomás已经有了工作所需的全部数据。

一天工作结束后,Tomás感觉他应该休息一下。所以他去了反社交公园 — 在那里,人们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不会有人看到。今天Tomás将扮演蝙蝠侠。他穿上盔甲,今天的任务是找到离开阿卡姆精神病院的出路。两个小时后,Tomás离开了公园,他浑身疲惫,但心里十分满意:他玩到五级了,再往后会更难。

回家路上,他给女朋友Tina发出了唤醒指令。等他到家时,她微笑着迎接他,温柔地吻他,欢欣地说着温暖的话语。他再一次想她看起来是多么真实,太容易让人忘记她是一个类人机器人。最重要的是,难道不正是他用所有智能植入物把自己变成了机器人吗?

一切都变得不同!

许多人会抱着一定程度的怀疑态度来阅读上面的故事。比如,就”地球2050″项目为我们提供帮助的未来学家Ian Pearson就很肯定地认为,我们将来不会有机器人医务护理人员。医务护理人员的工作是不同的:他们要为病人提供情感支持,这对机器人来说太难了。事实上,他认为未来对医务护理人员的需求可能会比医生的更大。

然而,Ian也确信到2030年左右,我们将看到有情感的机器人 – 最可能的是具备普通人类很难理解的超人类情感。总而言之,未来还十分模糊,每个人对未来都有不同的解释,但我们倾向于认同一些总的趋势。

广告直接传送到人脑中 – 听起来让人不太愉快,对吧?但不幸的是,这种预测很可能会成真。我们GReAT团队的Stefan Tanase坚信隐私是人性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我们现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自己的隐私,就为了换取数字生活带来的好处。很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隐私概念将彻底消失不见 – 人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什么是隐私。你喜欢这样的未来吗?

地球2050:让我们一起创造未来!

在2050.earth网站上,我们发布了来自不同国家的GReAT专家和未来学家对2030、2040和2050这三个里程碑的详细预测。这个网站大体看起来像一个互动地球:选择一个城市,看看专家对这座城市及其公民所做的预测。预测可能适用于城市、国家甚至全世界。

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不同的预测表示同意还是不同意,也可以写下你自己的预测,看看有多少人支持你的观点。切记我们的预测人员干得很不错,他们把虚拟地球做得非常有趣,你可以旋转虚拟地球,查看各种预测,这能消磨很长时间。来2050.earth看看吧 – 欢迎来到未来!

隔墙有耳:语音助手的危险

俗话说”隔墙有耳”,以前这只是个比喻,而现如今却已成为事实。 “电幕能够同时接收和放送。温斯顿发出的任何声音,只要比极低声的细语大一点,它就可以接收到……当然,没有办法知道,在某一特定的时间里,你的一言一行是否都有人在监视着。”这是乔治•奥威尔所著的《1984》中对老大哥监视装置的描述。 但如果老大哥不是唯一有权访问电幕的会怎么样?如果只要掌握必要技能的人就能监听你的对话呢?如果电幕不只用于政治宣传,还用于播放个性化广告又会怎样,比如你刚刚向配偶抱怨说头痛,就立即看到一个止痛药广告?这一切不再是反乌托邦小说中的情节;它渐渐走进现实 – 听起来有些未来主义色彩,但实际上在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变成现实。 如今我们周围已经有处于萌芽状态的电幕,它们的新功能(如语音助手)就十分有能力成为新的威胁。 虚拟助手(如苹果的Siri)可以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上使用,也可以在Amazon Echo或Google Home智能音箱等固定设备上使用。人们通过Siri打开和关闭音乐、查看天气预报、调节室温、在线购物等等,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 这些灵敏的麦克风会带来任何威胁吗?答案是确定无疑的。首先想到的第一种可能性是个人和公司数据泄露。但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可能性,这种可能性让网络犯罪分子更容易借此牟取暴利:你是否在网站上填写表单时口述过你的信用卡号和一次性密码? 智能音箱可以识别语音,即便周围环境嘈杂或有音乐播放也不受影响。你甚至无需说得很清楚,智能音箱就能领会:根据我的经验,常见的Android平板电脑上安装的Google语音助理对于3岁孩子的话语,理解得比他们的父母还要好。 下面关于不同语音助理和智能小工具的几则故事,可能会让你感到既有趣又震惊。科幻作家一直梦想着我们制造出能与其交谈的机器,但即便是他们也完全想不到这些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情况。 音箱造反 2017年1月,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CW6频道播出了一则有趣的新闻,是关于亚马逊Echo音箱(配备Alexa虚拟助手)漏洞的。 节目主持人解释说,该系统无法根据语音来区分不同的人,这意味着Alexa会遵循周围任何人发出的指令。结果,这导致小孩子在网上进行了大量计划外购物,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要求父母给他们零食和要求Alexa给他们玩具有什么区别。 之后其中一位主持人在节目中说:”我喜欢小女孩,说”Alexa,给我订购一个玩具屋。””随后投诉滚滚而来。整个圣地亚哥地区的人报告称他们的语音助理自发购买了玩具屋。Alexa听到电视节目中的这句话,把它当成了一条指令,并迅速完成该指令。 亚马逊向”Al造反”事件的受害者保证,他们可以取消订单,不用付款。 宣誓作证的小工具 可以监听的小工具对于执法机构来说非常有用,他们可以(通常)重放听到的任何内容。下面是2015年发生在阿肯色州的一则警探故事。 有四个人在一起聚会。他们看足球赛、喝酒、泡澡放松 – 一切都很平常。但第二天早上,房主发现其中一人死在浴缸里。房主很快被当成第一嫌疑人;其他客人都说他们离开得时候,什么事都没发生。 警探留意到家里有很多智能设备:照明和安全系统、气象站和Amazon Echo智能音箱。警方决定向智能音箱提问。警探们希望获得谋杀案当晚的录音。他们要求亚马逊提供相关数据,但据说亚马逊拒绝了。 亚马逊开发商称,Echo不会一直记录声音,只有用户发出唤醒词(默认情况下是Alexa)时才会记录。指令只会在公司服务器上存储有限的一段时间。亚马逊称它们存储指令仅仅是为了改善客户服务,用户可以在自己的帐户设置中手动删除所有记录。 不过,警探又发现了另一台设备并从中收集到了线索。他们将搜集到的证据作为一个…智能水表的证词。被害人死亡后,也就是清晨,水表显示使用了超大量的水。房主声称那个时候他已经睡着了。但调查人员怀疑这些水被用于清洗血迹。 值得注意的是,智能水表的读数似乎并不准确。除了在半夜有极大量用水外,在聚会这一天每小时的用水量不超过40升,但这点水量是装不满浴缸的。被告在接受了StopSmartMeters.org的采访(是的,这是痛恨智能水表的用户创建的网站);他说他认为水表上的时间设置不对。 该案今年已向法院提起诉讼。 电影中的虚拟助手 (剧透警告!)

提示

爱与隐私

个人空间的界限在恋爱关系中特别容易模糊。在本文中,我们将谈谈过度的”信息亲密度”可能导致的问题。